需要另開新分頁閱讀者,可試試滑鼠中鍵(滾輪),廢柴格主溫馨(?)提醒您XDD
「情感不發洩對於心身有壞影響,而真正藝術家心中都有不得不說的苦楚,吐之則壞影響不復為祟,便是文藝之於人的情感『淨化』效驗。中外皆然。」

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,遇見了知音。

目前日期文章:201110 (1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在相關文件上簽完了名,我忍不住又多嘴了幾句話。

  「想再看外面一眼嗎?雖然可能只有天空而已啦。」

  篠原什麼也沒說,只是微笑著搖搖頭。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喔,這樣啊。准假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嗯?怎麼了?可愛的小舞還有別的事嗎?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……還醒著嗎?」

  就在我的雙眼還瞪著天花板的時候,從左下方傳來一個細若蚊鳴的聲音。

  「睡著了喔。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「早啊,黑崎同學……喔,就只有妳一個人嗎?真稀奇呢。」

  雖然正值通勤時間,往剪票口的路上擠滿了過往的人潮,衛還是稍微放慢了腳步,等大坪也通過剪票口跟上自己後,才懶洋洋地開口。

  「哪有什麼稀不稀奇的……我和歌澄住的方向又不一樣,本來就沒有相約一起上學啊。再說你也看到了,最近她好像很忙的樣子,連放學後的時間都越來越難約了。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第十章

 

  「喔?抱歉,吵醒你啦?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唔?在寫什麼?日記?」

  雖然非常微小,不過在聽到我從房門口丟來的提問時,侑理的肩膀確實震了一下。

  「……被發現啦。啊,不過不准偷看,思考內容也是。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──喔,小舞,回來得真快呢。該做的檢查到底有沒有做完啊?」

  「放心啦,我哪敢蹺頭啊。倒是──」

  盯著翠翠似乎有些心虛的眼神,我瞇細了眼睛。她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注意到我換穿了外出用的便服,這不太像她。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嗯?已經好啦?那妳先回去吧。」

  翠翠只瞄了我一眼,便低下頭繼續寫她的文件。

  「那個……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以那段對話代替問好,我和我的室友兼供血者──篠原侑理的醫院生活就此開始。既然就某種層面而言,我們是絕對不能脫離彼此的關係,我也就半帶著自暴自棄的心情,打一開始就直呼他的名字,即使明知道他還大我一歲。

  在這一個月間,家人和學校的朋友會在假日跑來探望我。由於我所在的病房是禁止閒雜人等進入區域,每次我都在當天早上先輸一份侑理的血以防萬一,把自己外表打理得乾淨漂亮後再到樓下的交誼廳見客。雖然還能保持人際關係的維繫讓我覺得安心,但每當會面結束,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時,我總是不禁懷疑這樣的日子能延續到什麼時候。

  〔話說回來,我好像沒見過有誰來找你呢。〕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「去吧。以後你們兩個就是實質意義上的『共生』體囉。」

  當我第一次站在這間病房外時,翠翠對滿臉驚愕的我笑著說出這句驚世駭俗的話……在當時的我聽來是這樣。

  「……我姑且放低姿態問妳一次,妳到底想把我怎麼樣?」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──「呃……」

 

  緊接在自己的聲音之後,熟悉到令人想吐的白色又一次映入眼簾。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