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下通往門口的樓梯,前方已經佇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。看到我時,她臉上立刻漾起了陽光般的笑容,對著我揮手。

     「抱歉,等很久了嗎?」

     衛搖搖頭。「沒什麼,比起這個,我還以為妳忘了約定,先走掉了呢。」

     「怎麼會。只是要離開前被老師叫住,幫忙拿點東西而已。」我邊說邊打開鞋櫃。「我還怕妳等不到我,自己先回去呢。」

     「好久沒和妳一起回家了,我可是期待了很久喔~」看著我穿好鞋,衛轉過身率先踏出一步。「走吧走吧!」

     ……

     總覺得會打壞她的好心情……

     明明直到剛才為止都還在考慮如何開口的那些話,現在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  我以微笑回應掩飾這種不踏實的感覺,和她並肩走出校門。

 

     「最近都在忙社團的事吧?看妳似乎都留到很晚的樣子。」

     「是啊。不過我喜歡這種為了某件事而忙的感覺,所以沒問題喲。」衛輕快地踢著路面上的小石子。

     「連做便當都是嗎?今天那個我差點吃不完,真的太多了啦。」

     「啊,這樣嗎?」衛吐了吐舌頭,但表情似乎……頗為得意。

     「……要是我變胖的話,妳絕對要負全部責任啊。」

     「哈哈,沒關係沒關係,妳還有變胖的空間啦,沒問題的。」

     ……我想我可以確定這傢伙是故意的了。

 

     混在離開學校的人群中,我們就這麼一路打鬧,來到了車站入口。

     「現在還滿早的耶,有沒有想去什麼地方走走?」

     衛停下腳步問我。

     「我是沒有……平常除了買吃的以外,就直接回家了。」

     「那,陪我去個地方吧?雖然離這裡有點距離就是。」

     「?好是好啦……不過是要去哪?」

     「到了妳就知道。」衛微笑著拉起我的手。「我想妳應該也會喜歡的。」

 

 

     往和平常相反的方向行進許久後,我們在鄰縣的某個車站下車。和前面幾站相比,這個車站的規模明顯小很多,放眼望去,完全是鄉間風景,令不久前還在車水馬龍中走動的我,有種進入另一個時空的感覺。

     出了站,衛帶著我走在人車稀少的道路上。隨著時間接近黃昏,照在身上的陽光也變得柔和許多。今天天空還滿乾淨的,晚上的學校屋頂應該能看到不少星星吧。

     衛似乎對這裡很熟悉,我們邊走邊閒聊著瑣事,轉了幾個彎後,耳邊開始隱約可聞海濤的聲音。穿過一條小徑,眼前的空間豁然開朗。火紅的太陽在海平面上空飄浮著,照出一條延伸到海岸邊的黃金色步道。吹在臉上的風帶著海水的鹹味,頭髮順著風向飛舞,心裡那些糾結的部分好像也一起被吹開了。

     「哇……不錯耶,這裡。」我一手壓著頭髮,望向衛。「妳怎麼知道這個海岸的?」

     「以前就常來這裡了,過了好幾年,這裡還是沒什麼改變。」衛向前倚靠在欄杆上,紅色的頭髮在夕照下看來更鮮艷了。

     「就像秘密基地……之類的地方?」

     「嗯,差不多就是那樣吧。」

     衛將目光投向我,眼神中帶著笑意。

     「妳是第三個和我一起到這裡來的人喔。」

     「喔?那前兩個是誰?」

     「第一個是我媽媽,第二個是……一個從前的朋友。」

     媽媽……

     對了……之前好像曾聽她說過,她的父母都去世了,現在她住在親戚家裡。

     還有,雖然只有一瞬間,說出後半句時她的確停頓了一下。

     「從前的……現在沒聯絡了嗎?」

     「……是啊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我曾經轉過學嘛。」

     她仍然維持著笑容,只是似乎比剛才黯淡了一點……只有一點而已。

     該就此打住了吧。再繼續這個話題好像不太妙。

     「不過呢,沒關係的。」正想著該接什麼話才好時,衛卻主動開口了。「現在我有妳這個朋友在啊。以後的日子還很長,我們可以繼續創造新的回憶的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嗯。」

     被某人如此重視的感覺……老實說,還真不錯。

     衛看來比我想像的還要樂觀呢。這樣就好,我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  ……才剛這麼想,接下來對話內容的進展,卻開始一點一點地超出我的控制之外。

 

     「所以,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?」

     「什麼?只要不是拉我入田徑社,什麼都好。」

     「才不是呢,放心放心~」衛笑了開來,但立即又恢復成認真的表情。「我希望妳……能夠疏遠雨宮遂星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呃?」

     「我不知道妳是基於什麼理由接近他,或是被他接近的……妳平時和其他同學的往來不多對吧?或許有些事情是妳不知道的……我怕妳在沒有戒心的情況下會受到傷害,所以才這麼要求妳。妳可能會覺得我說這些很奇怪,不過我是真的擔心妳,這一點請相信我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等等,讓我想一下……」

     現在是什麼狀況啊?怎麼突然就冒出這麼沒頭沒尾的話?看衛的表情,又不像是在開玩笑……

     「妳是指……那天我當值日時,我們在教室裡說的話嗎?」

     「不只是那天……有好幾天放學後,其實妳沒有直接回家對吧?除去老師有事找妳的情況,妳幾乎都和他待在一起閒聊,直到學校裡的人都快走光了……」

     「妳──該不會偷聽我們說話吧?」

     還沒等衛講完,我便搶先一步打斷她的話。

     一種詭異的感覺竄上心頭。她放學後都會去社團報到,而我向來也沒告訴她過我在放學後的行蹤,她卻說得好像她就在現場一樣……

     或許是我不自覺提高的音量嚇到了她,她的聲音變得有些結巴:

     「沒、沒有啦……我也是前兩天和千晶她們聊天時,聽她們說的……她們還說,『那個只有成績好的雨宮同學竟然也會理人』、『看他們滿談得來的,該不會有什麼內幕吧?』之類的……」

     ……嘖,一群三姑六婆。

     「抱歉,我激動了點……不過那有什麼關係嗎?說說話也不會少一塊肉,別人愛嘴碎是他家的事,有必要這麼緊張嗎?」

     「當然有關係!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閒言閒語,我也不會放在心上啊!」

     不知怎的,這次換成衛激動起來了。

     「剛開學沒多久的時候就有傳聞在說……雨宮還是中學生的時候,性格比現在還要乖僻;在校內時一樣不理人,在校外還和不良少年混在一起,還把其他學校來惹事的學長打到送醫,要不是本身功課好,加上有個議員兼家長會長的父親居中調停,大概就有留不完的級、休不完的學了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」

     見我好像有在聽的樣子,衛又接著講了下去:

     「記得那是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吧……對方聽說被打斷了幾根肋骨,他自己也掛了彩,兩邊都住院住了很久。之後雖然出了院,還是被強迫休學了大半年,也算是給對方一個交代……啊,還有人說他應該是單親家庭吧,家裡的情況好像滿複雜的樣子……總之,雖然已經時過境遷,但誰也不敢保證他是不是還會出什麼事,所以……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就這樣?」

     「咦?」

     聽到我的回應,衛愣了一下。

     「『傳聞』,『聽說』,『應該』,『好像』,也就是說,這些也是沒有根據的小道消息對吧?憑這個就去評斷一個人,真的好嗎?」

     「……話是沒錯,不過,會有這種傳言出現,就算並非全是事實,也一定不是無緣無故的。再說,雨宮自己也沒有否認過……」

     「那又如何?那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,妳要他怎麼辦呢?現在他也和我們一樣上了高中,而且到目前為止都相安無事,就想要重新開始而言,已經很不錯了,刻意疏遠,反倒顯得我們在排擠他,不是嗎?」

     「可是,妳不怕嗎?現在沒事是很好,萬一……」

     「我不想被沒有根據的東西操弄。」這句話是真心的,也是我一直在提醒自己的。「沒有讓我信服的證據的話,請恕我無法接受妳的要求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就算我拜託妳……就算我求妳……也一樣嗎……?」

     我們兩人面對面佇立著,衛望著我的雙眼隱約可見閃爍的淚光。

     「……是的。」

     我雖然遲疑了一下,但還是決定順著心中所想的作出回答。畢竟,有些事情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退讓的。

     「這是我的原則。即使是妳,也不能要我改變它。真的那麼想要我答應的話,就去把確實的證明拿到我面前。我相信妳不是惡意的,但我不想因此而順了某些人的心。對不起。」

     衛沒再對我說什麼,只是站在原地低下頭,迴避我的視線。

     「今天就到此為止,我們各自回家吧。現在這樣有點尷尬,我們彼此都需要冷靜一下。」

     我說完這以道別而言頗為糟糕的話,提起書包轉身向來時路走去。

     衛並沒有跟上來,也沒有叫住我。走著走著,我回過頭去,映入眼簾的是她面向漸漸暗下去的大海,那單薄而寂寥的背影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第四章篇幅不知為何爆多(和前面相比),用word版面來看就佔了八頁,一度還在想要不要分成兩個月po……

另外,這回附上小衛的圖。手上沒有繪圖板這種先進的玩意,是用鉛筆先畫好再拍照上傳的。當然,也沒有彩圖這種東西(被打)

Mamoru_2.JPG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ukaze 的頭像
yuukaze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