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汪!」

    才一打開教室的門,精神飽滿的吠叫聲便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響起。狗狗快速地從紙箱裡一躍而出,往我的腳邊撲上來猛搖尾巴。

    「早啊~哇哈哈,別舔我的腳啦,會癢耶!」

    愉快地看著牠活潑的樣子,我伸出雙手將牠抱起,用臉頰磨蹭著牠毛絨絨的腦袋。

    「真會見機行事啊。一看到妳就這麼熱情。」

    羽澤倚在陽光照不到的牆角,帶著微笑望向這邊。

    「又不是只針對我。」我走上前去。「牠晚上應該沒大吵大鬧,到處亂跑吧?」

    「剛好相反。天黑了以後就一直黏在我身邊,安安靜靜的,乖得讓人嚇一跳。」

    接近羽澤時,狗狗從我懷裡跳了出來,動作穩定地著地,在羽澤的腳邊繞著圈圈。儘管還是搖著尾巴,但確實沒有像剛才那麼興奮。

    「搞不好這孩子是怕你寂寞,想跟你作伴喔?」

    「……是嗎?誰陪誰還不知道呢。」

    面對我不懷好意的笑容,羽澤也只是不冷不熱地回應。看來他也漸漸摸清楚怎麼應付我的玩笑話了啊……真沒意思。

    「應該差不多可以拆繃帶了吧?看起來已經沒多大問題了。」

    「啊,嗯。」羽澤突然把聊天內容拉回正題,我也就順理成章地接下去。「今天放學後就會幫牠拆繃帶,完全恢復的話就OK了……不過看牠這個樣子,大概是不需要擔心吧。比起這個,還沒找到牠的主人這點比較麻煩。」

    「……那,之後妳打算怎麼辦?」

    「怎麼辦呢……」我輕輕嘆了口氣,蹲下來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傢伙。「好事做到底,只好再留牠下來一陣子囉……如果牠還想留在這裡的話。」

    「是嗎……」

    出乎我意料之外,羽澤的語氣竟然沒有一丁點感到困擾的意味。我抬眼瞄向他的表情,他看著小狗狗的眼神,帶著一抹難得一見的溫柔。

    「……怎麼?捨不得啦?」

    這回我收起捉弄他的心情,嘴角帶笑地正經問道。

    「我……不知道呢。」

    看了一眼在自己腳邊坐下的狗狗,羽澤轉過頭,望向窗外那片他無法觸及的朗朗晴空。

 

 

    顧不得加速的心跳和快要中斷的呼吸,我在已經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奔跑著,衝進沒有上鎖的教室後門。

    「呼啊──抱歉抱歉,來晚了!」

    我以平常不會發出的較大音量對等在裡頭的羽澤大喊。當然,這是在確定周遭沒有別人在以後。

    「喔,沒關係,妳先休息一下吧。」

    「嗚啊啊──這次換成英文啦!居然把我抓去強制補習……」我隨便拉了一張椅子,還沒坐下就開始吐起苦水。「也不過就差了十幾分及格而已嘛,有必要這麼狠嗎?」

    「……差了十幾分,應該不能算是『而已』吧。」

    羽澤的臉上彷彿清楚地寫著「活該」二字。

    「啊──算了不管這個了,有人可等不及了呢。」

    感覺到小腿一陣搔癢,低頭一看,狗狗不知何時已經來到我旁邊,用牠滿身的毛蹭著我。

    我彎下身,將牠抱起來放在大腿上,找到牠右後腳上的繃帶結後,便慢慢地幫牠解開。由於下意識怕弄痛牠,我不敢太過用力,好一會兒後才打開平結。接下來就好辦了,這是最後一次換的繃帶,纏上去時基本上已經沒有外傷了,只是用來支撐牠的關節而已。繞了幾圈便全部拆下來了,除了幾根狗毛以外,乾乾淨淨。

    「喔~看來真的沒事了嘛。」我滿意地看著牠的腳。「那,我要放你下去囉。」

    牠似乎能理解我的意思,乖乖讓我抱起來,讓牠輕輕地四腳著地。牠繞著圓圈走了幾步,姿勢也很正常,應該可以確定完全痊癒了。

    「好啦,大功告成。」

    我有如宣言般地說著這句話,微笑著看了牠一眼,便轉頭收拾起手邊的東西。

 

    不過,就在下一瞬間──

    「岡留!」

    羽澤十萬火急的叫聲傳進我的耳朵。

    「牠從後門跑出去了!」

    「咦!?」

    我迅速站起衝出後門,卻只在光線變得微弱的走廊彼端,看見牠轉往樓梯前的最後身影。

    「等、等一下!」

    一邊大叫著,我也開始再度在走廊上奔馳,向牠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 

 

    「可惡,跑得還真快……」

    儘管我豎起耳朵,努力聽牠微小的跑步聲,把殘餘體力毫不保留全部用上,死命向前跑,終究還是趕不上牠。來到一樓時,牠早已消失無蹤。我不死心地繼續跑到校門口,還是沒有看到牠的蹤跡。

    該不會跑出去了吧?

    望著外頭已經轉為深藍色的天空,我呆站原地這麼想著。

    「岡留!這邊!」

   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。我抬起頭,羽澤正站在校門外向我招手。

    ……啊,對喔,天已經黑了。

    「怎麼樣?牠往哪裡去了?」我趕忙跑向他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 「右手邊那條上坡的小路……」羽澤向那個方向看了一眼,隨即又說:「我先過去追牠,妳可以跑慢點,等我確定牠去哪了再回頭找妳。」

    「OK,拜託了。」

    說完我便一個箭步往坡道上衝。跑了幾步後我回頭一望,羽澤已經不在那裡了。

    ……沒有實體,有時候也挺方便的嘛。

    即使對他似乎有些過意不去,我還是忍不住這麼想。

 

    爬上坡後的道路只有一條,真是神明保祐。我順著路一直不停向前跑,邊跑邊開始後悔平時為什麼不多運動一下。不過是個緩坡而已,卻讓我覺得自己的體力值快要歸零了。

    跑著跑著,前方終於出現了岔路。一條繼續平緩地向前延伸,另一條卻往更高的地方斜上去,路邊還有供行人使用的階梯。我的天啊,這是存心要我鍛鍊體能嗎?我應該沒做過什麼虧心事吧?而且比起這個,更重要的是我到底要選哪一條路啊?

    「……岡留?」

    「哇啊!」

    突然出現在我背後的聲音,讓我已經跳得亂七八糟的心臟差點罷工。

    「……羽澤……你是故意的吧?一定是故意的吧?」

    利用喘氣的空檔,我還算完整地說出了這句話。

    「牠停下來了……不過地方有點奇怪。」

    「奇怪……?」

    「妳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。」說完羽澤便指向眼前那條坡道。「從這裡走。」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「嗯?怎麼了?」

    「……沒事……」才怪。「只是覺得……我最後的希望破滅了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