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

        說起來,我和她成為朋友的過程,完全顛覆了我一直以來的人際交流模式。以往都是有其他人主動找我搭話,我也視來人的類型加以回應,感覺對了,才會更進一步互動。我以為我已經夠內向了,她的層次卻在我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 從被編入這個在我看來不怎麼樣的班級開始,她就坐在我右手邊的座位。有一段不算短的期間,我們兩人沒怎麼交談過,充其量也就是早上的打招呼,或是傳遞考卷等文件時會對上眼而已。閒著沒事時,我看我的書,她有時會拿出一本像是筆記的東西,在上面塗塗寫寫,有時則什麼也沒做,看著窗外發呆。明明就在伸手可及之處,我們卻誰也沒有在意過對方。

        這樣的情況,直到第一學期的期末考前,才有了改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各位同學翻開課本,今天我們從第58頁往下講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講桌後,上了年紀的古文老師用那一貫毫無抑揚頓挫的聲音說道。放眼望去,台下的同學雖然大部分都照著做,但還是有一些人對老師的話充耳不聞,老師也不太在意這種現象。與其說是默許,不如說是放棄來得更為貼切。無聲地嘆了口氣後,我收起看到一半的小說,把課本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 「咦……沒有……這裡也……怎麼會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一個細細小小的聲音,從右手邊的方向傳進耳裡。我看往聲音傳來的方向,平常總在第一時間就準備好課本的她,此時卻不停地在書包、抽屜裡翻找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應該有放進去的……怎麼辦呢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雖然周圍不能算是安靜,但她細微的自言自語,卻確實地傳達到我這裡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她困擾的表情,我在心裡又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    也罷,既然都看見了,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叩叩」

        我伸出手,用手指在她的桌面上輕敲了兩下。她抬起頭看著我,我這才第一次注意到她的睫毛好長,好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 「?」她的表情透露出這樣的訊息。

        我沒說話便直接動手,盡量不發出聲音地,把自己的桌椅挪到她旁邊,再將攤開的課本推到我們之間。

        對我的這一連串舉動,她的表情先是困惑,再來便呆呆地看著我。我也不以為意,逕自拿出筆來抄下老師的板書。

        接著,她終於有所動作,將上半身向我這裡靠了過來,一起看著課本。我抬起頭看著她,她清秀的臉上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下課鐘響,正好是午休時間,許多同學陸續走出教室。我從位子上站起,正想把桌子搬回去的時候,一個聲音叫住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……如月同學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嗯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可以的話……」她拿出一個便當。「午餐一起吃好嗎?」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……終於,安靜下來了。

        從不遠處的操場方向,隱約傳來運動類社團練習的聲音,告訴我剛才的騷動已經完全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……才過了幾秒鐘吧。

        儘管理智上能做出如此的判斷,感覺上卻像過了一小時那樣漫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歌……歌澄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衛的聲音從我下方傳來,似乎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。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沒事吧?有受傷嗎?」

        她搖搖頭,眼角的淚珠卻變得更明顯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沒事……可是妳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隨著衛視線所及的方向,我的痛覺也跟著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 從被侷限的視野望出去,我們兩人已被完全倒塌的車棚碎片包圍。衛被我壓在身下,藉由我以身體隔出來的狹小空間,安全躲過向這裡襲來的木塊。除了滿身的塵土和碎木片、木屑外,她看起來應該沒有大礙。

        不過……我好像碰上麻煩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兩股特別沈重的感覺,分別壓在我的左腳和背上。我想試著抽回腳,才稍微用力,立刻傳來一陣撕扯皮肉般的疼痛。方才肩膀和背部也挨了幾下重擊,但我看不到,無法確定傷勢如何。總之,暫時是動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「衛……妳可以自己爬出去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應該可以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那,妳先走。趁我現在還撐得住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咦……?」

        情緒冷靜下來後,才真正感受到壓在身上的車棚殘骸有多重。為了不浪費時間,趕在衛開口前,我吸了口氣繼續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被壓著動不了,腳搞不好斷了也說不定……只有妳一個可能不夠,學校裡應該還有其他人,妳看情況,帶一些人回來把我拉出去……快點,現在只能靠妳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衛頓了幾秒後,便伸手推開周圍較輕的木板,開出一條通道後,一點一點地向外爬。我則儘量向後頂開殘骸堆,以加大她的活動空間。這一動,全身該痛的地方一起痛了起來,簡直讓人想尖叫。我咬緊牙關,還能動的雙手緊握拳頭忍耐著,直到衛的身體完全脫離我的視野範圍。

        「歌澄……真的可以嗎?我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 「別說了,快去……我會等妳回來的,一定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 聽見衛吸了口氣,好像還在猶豫該不該離開;不過也就只有一兩秒的光景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「我知道了……我很快就回來,妳千萬不能有事喔,等我……!」

        留下這句話後,見我點了頭,衛便轉身朝著校舍的方向跑去。不愧是田徑社的,才一會兒就隱沒在遠處,看不見了。

        精神一鬆懈下來,原本還勉強撐住的上半身也跟著倒了下去。傷口再次傳來移動和摩擦所造成的疼痛,和剛才不同的是,我不再刻意壓抑自己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 近在眼前的地面,似乎還沾染上幾許血跡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在朦朧視線中搖晃的暗紅,我閉上眼,任意識飄然遠去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