需要另開新分頁閱讀者,可試試滑鼠中鍵(滾輪),廢柴格主溫馨(?)提醒您XDD
「情感不發洩對於心身有壞影響,而真正藝術家心中都有不得不說的苦楚,吐之則壞影響不復為祟,便是文藝之於人的情感『淨化』效驗。中外皆然。」

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,遇見了知音。

        「唔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微微流動的空氣撫過我的臉,帶著些許令人鼻子發癢的氣味。

        我無力地睜開眼,方才夢境中的藍天已被彩霞染成一片橘紅,籠罩著我所處的這個場所。沙土地面就貼在我的臉頰下方,破碎的木塊也依然散落在我的視野之內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究竟是怎麼了呢?最近似乎很常想起往事哪。

        這麼說來……對了,距離上次去找她,好像已經過了兩個多月吧……那個時候,她也還是一如往常,開心地拉著我的手,用在電話裡聽到的相同嗓音,明亮地告訴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她可以一直像這樣,開心地微笑下去,就好了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跟她所遇到的事相比,我現在的情況根本算不上什麼。

        會讓她變成現在那樣,都是我的錯,是我沒有保護好她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這之後不管遇到怎樣的痛苦,對我而言,都只不過是在警告我,延續至今的過去是不會消失的,就如同我對她的責任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 是啊……正因為我忘了教訓,又傷害到了誰,才會有這種下場的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 察覺到腦海中浮上的自虐想法,我不禁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 在這份念頭的作用下,包圍全身的重量感和疼痛,反而讓我心底感到寬慰。即使我也明白,這不過是自以為是的滿足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……黃昏的風,好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就這麼睡著,似乎也不錯……

        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思緒又漸漸鬆開,我再次遙望著橙紅的天際,而後閉上眼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意識轉趨模糊之時,遠方似乎有個熟悉的聲音響起,不過,也就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罷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歌澄!妳還醒著嗎?歌澄!」

        完全不在意尚未平復的呼吸和髮際滲出的汗水,衛跪坐在地,傾身向還被壓在廢墟下的歌澄大叫著。儘管她叫得急切,方才再度昏迷的歌澄仍是沒有任何反應。

        「黑崎同學,冷靜點……!」

        「歌澄,妳再撐一下,我現在就救妳出來!」

        現在的衛滿腦子都被眼前的歌澄所占據,連大坪的聲音都充耳不聞。她立刻展開行動,從比較小的木板碎片開始,用雙手一點一點地把覆蓋在歌澄身上的雜物移開。

        「黑崎同學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大坪君,快過來幫我!再不快點的話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黑崎!」大坪的聲音加強了力道。「妳不要這樣……這裡光靠我們兩個是清不完的!我看,還是再去多找些人來吧!這個時間學校裡還是有不少人在,只要說清楚狀況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「還要再多久?」衛猛然抬起頭來,「等我們找到足夠的人過來,加上說明的時間,你還打算再浪費多久?你沒看見地上的血跡嗎?雖然她先前還有意識,但說不定其實傷得很嚴重啊!萬一就因為這樣……不行!要去的話你去,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!」

        「這……!」

        不等大坪辯駁,衛又回頭繼續剛才的動作。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的大坪,雖然理智上判斷應該離開現場向外求助,卻又躊躇著是否該放衛一人不管,一時之間竟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是看著衛彷彿不知疲累般持續作業的嬌小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以一個人的力氣可以移動的部分並不多,很快就處理完了。隨著殘骸越來越完整,移動起來的難度也越來越高。但衛根本沒有遲疑,她以沾滿沙土、早就紅腫破皮的雙手,整個人幾乎貼在一根連著部分屋頂的殘餘樑柱上,用消耗到所剩無幾的體力,緊抱著它拼命向後拖行。樑柱殘骸雖然稍稍移動了一點,但也就到此為止了。和衛的手腕不成比例的屋樑,就像在宣告這已經是極限一般,位置再也沒有絲毫變動。

        「黑崎同學!」

        大坪的聲音在一旁響起。專心到無暇他顧的衛,此時才終於抬眼看向他。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他也加入了衛的行動。現在和衛一起抱著同一根斷樑的他,兩手同樣滿佈木屑土粉,指甲縫裡還隱約可見絲絲鮮紅。

        衛明白了大坪的意思,兩人以眼神交換了信號,同時出力。加倍的力量有了效果,斷樑一口氣移動了數十公分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 「黑崎同學……妳還可以嗎?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

        衛搖搖頭。儘管她沒說什麼,但眼裡閃耀的淚光已經明確地作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這樣的她,大坪也明白現在沒有任何人可以把她從這裡帶開了。他重新深吸了口氣,調整雙手的姿勢,正準備再對衛說些什麼──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啊,喂!看到了,就在那裡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從校舍所在的方向,傳來一個特別響亮的男聲。

        被這聲音吸引而抬頭遠眺的兩人,看到遠處有三三兩兩的人影,正向著自己所在的地方飛奔而來。

        隨著人影在視界裡慢慢由小變大,由模糊變清晰,衛才首先認出跑在最前頭的,是導師和體育老師。

        在他們後方,幾個還留在學校的男老師,也加緊腳步向前跑來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有事可忙的感覺就是不一樣,
這個月過得好快啊……一下就到了po文日(遠目)
第二篇目前開始進入收尾期,
字數莫名其妙地跑到了將近五萬(冷汗)
第三篇光大綱就比第二篇長了,照這樣看來……

還是早點關機補眠吧,哇哈哈~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凌瑄
  • 辛苦了~文思泉湧的好處就是不用熬夜也能很快趕進度啦^^加油!!
  • 完全同意啊XDD
    不過這種情形可遇不可求就是了(炸)

    yuukaze 於 2010/10/26 01:4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