需要另開新分頁閱讀者,可試試滑鼠中鍵(滾輪),廢柴格主溫馨(?)提醒您XDD
「情感不發洩對於心身有壞影響,而真正藝術家心中都有不得不說的苦楚,吐之則壞影響不復為祟,便是文藝之於人的情感『淨化』效驗。中外皆然。」

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,遇見了知音。

第八章

 

        ──等我醒過來的時候,時間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 躺在醫院裡的我,理所當然地請了假。據班導和醫生的說法,我雖然被壓在那堆廢料下幾個小時,拖出來時身上血跡斑斑,完全沒有意識,但其實並沒有外表看來那麼嚴重。砸下來的建材正好避開了頭部,手腳的筋骨也沒有多大的損傷,只是壓得太久,血液循環不太順暢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我才沒有失血過多……如此這般說了一大堆,我也記不得多少,總而言之,就是我除了皮肉傷外,沒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,可喜可賀,可喜可賀。

        另外,聽說這樁事故在學校裡似乎鬧得很大,連救護車、警察什麼的都出動了。我平常明明不太注重人際關係,可將近黃昏時,班上卻有一大堆同學跑來我這,瞬間把這個小小的三人病房搞得像祭典會場一樣。要不是我估計明天或後天就能出院了,不知道他們還會來湊熱鬧多久……啊,也可能只會來一天吧。班上有人在學校裡出事是滿新鮮的,但還不至於可以讓他們天天想來報到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這些,還有幾個人讓我比較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 首先是我父母。原本我已經抱著他們早就接到學校的通知,正在趕過來探望我途中的覺悟了,但班導卻說他們兩人利用排休出去旅行了,一時還聯絡不上他們。謝天謝地,想不到像我這樣的人,也能蒙受神的眷顧。之後,班導在我莫名堅定的拜託下,帶點猶豫地答應我不去打擾他們。我用的藉口大概都是什麼不想讓他們擔心啦、如果讓他們知道,我可能會被迫轉學啦之類的,其實是因為我只要一想像老媽淚眼汪汪看著我的表情,就不禁全身發毛。

        再來就是衛了。這次的事件真的嚇著了她,聽班導說當他們抵達現場時,她和大坪正站在圍繞著我的廢料之間,兩人全都灰頭土臉,用來挖掘、搬運木塊的雙手手指也到處是傷,還是班導他們好說歹說,才把她勸去包紮休息的。後來,她避開班上其他同學出現的時間獨自過來,一看到我,話都還沒說幾句就開始掉眼淚,我也只好找面紙給她,到頭來也不知道是誰在安慰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致來說就是如此。雖然校方內部好像還沒完全平息下來,但那也不關我的事,我只要好好讓自己快點恢復,早點回到學校就行了。畢竟還是有人在擔心我,我不想欠太多人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啊,差點忘了。說到人情──

        「這次啊,雨宮那孩子幫了大忙呢。在我和同辦公室的老師之後,他還跑了學校裡所有還在進行社團活動的地方,在最短時間內把能用的人全都找來了。叫救護車的電話也是他打的。下回見到面,記得向他說聲謝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這是班導要離開之前所說的話。記得當時,他臉上隱約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而我只知道,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衛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「啊,歌澄──!這裡這裡!」

        在距離我約十公尺之處,一手拿著運動毛巾,一手拿著水瓶的衛看見我後,高興地以比平常大兩倍的音量,邊叫著我邊揮手。

        「衛,辛苦啦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會不會!剛才歌澄都有看到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嗯,從頭到尾。妳表現得很好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謝謝……啊~啊,差一點點就能贏了說……抱歉喔,妳才剛好沒多久還特地跑來,結果卻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沒關係啦……我還怕妳會沮喪呢,看來我可以安心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衛微微笑著坐在一旁的地上。「其實會輸,我心裡也有點明白……前陣子發生太多事,都沒好好練習到,會如此也是應該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 此時隨著一聲槍響,我們一起望向操場。下一個比賽項目的選手已經起跑,數個小小的認真身影奔馳在我們的視野中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東京都內高中的田徑秋季選拔賽。在這個會場中勝出的人,將可以參加關東地區的共同集訓,為之後的地區代表選拔賽作準備,還可藉此和比自己更強的人交流,對衛來說,是個很重要的日子。事件過後,她抓緊剩下不多的時間,連手傷也等不及好便開始密集練習,補回進度;今天她的表現也確實符合她的水準,只可惜就在終點線前被人趕上,以極細微的時間差落敗。

        「反正我才一年級啊,還有時間。」衛說著看向一旁的田徑社員,許多人正圍繞在確定勝出的兩個學姊身邊,開心地有說有笑。「她們兩個都三年級了,這是她們的最後一次機會,看到她們能贏,我就很高興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我看著衛的側臉。在秋日陽光的照耀下,額間還閃著汗珠的她,眼神裡透露出真心感到欣慰的情緒,儘管其中多少夾雜了一絲絲羨慕。

        「啊,黑崎同學──!」

        從另一個方向傳來男孩子的聲音。我們轉過頭去,脖子上掛著識別證的大坪正輕快地從看台上跑過來。兩天前大會的工作人員臨時有人掛病號,他立刻表示自己願意過來幫忙。

        「相原老師正在找妳呢,好像有什麼事要說喔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唔,我馬上過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 衛放下水瓶和毛巾,向前跑了幾步,又停下腳步回過頭來。

        「歌澄~今天我想去『桔梗』,好久沒吃到他們家的糯米丸子了,要等我一起走喔!」

        我向她點點頭,她才笑著轉身繼續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她宛如跳躍般向前的背影,心裡的什麼東西似乎也跟著煙消雲散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等等,氣氛怎麼好像有點不太一樣?

        我轉而看著站在我前方的大坪。衛都已經跑得看不見人影了,他還沒有要離開的跡象,只是一直維持著能夠注視她的角度,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 我慢慢地向前靠近他,彎身從下方偷看他的表情。見他完全沒有意識到我的存在,目光仍然專注地盯著衛離去的方向,我伸出一隻手,在他的面前揮了幾下。

        「咿!……啊,如月同學,妳在啊?」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我一直都在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是因為陽光的關係嗎?大坪的臉就在我的面前迅速變得通紅。

        「啊、抱、抱歉,沒注意到妳……呃、對了,黑崎同學應該很快就回來了吧,我還要去找其他的同學,先失陪了,不好意思喔!」

        他連珠砲似的說完一串語調僵硬的話,還不等我回應便逃跑似的離開現場,途中腳還稍微絆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這傢伙……?」

        這下換成我一頭霧水了。但在此同時,腦中也想到了一個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 該不會,大坪這傢伙對衛……?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順便在商店街解決了晚餐,回到房裡,我立刻往床上一倒。

        落地窗的窗簾出門時沒拉上,隱約可見到外頭的燈火光芒。映襯著不完全黑暗的天空,彷彿落入下界的星辰。

        再過不久,就要迎來高中第一個冬季了。從開學至今短短數月,感覺上卻好像過了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 事情的發展永遠都會出乎預料。才想著要平靜低調地渡過高中生活,結果才第一年就鬧成這樣。身上應該又多了好幾個疤了吧。唉。

        此時,我的右手碰到了似乎不同於棉被的什麼東西。將它拿到眼前一看,是一本白色封面的筆記。這是我出院後回到學校的第一天早上,在自己的抽屜裡發現的。打開來看,裡面的內容是我缺席這段期間的課程進度。

        「結果……反而受他照顧了啊。」

        又一次回想起整個事件,我不禁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    筆記上每一個字都工整清晰,甚至比我的字還要漂亮;但從字跡來看,明顯不是衛留給我的。而且還採用這種方式交給我,那麼,這份筆記可能來自於誰,應該無庸置疑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下回晚上,在屋頂上碰到他的時候,問問他想要什麼回禮吧。

        雖然我也不知道現在的我究竟能給得起什麼。

 

 

 

  “掀起的風浪即使歸於平靜,也終有會再掀起的一刻。” 

  “即使我的聲音現在還不能使你察覺,但我終有一天會讓你明白。” 

  “你對我而言,便是唯一的光亮,永恆的旋律。” 

  “請容許我在這無邊的黑暗裡,繼續追逐你的溫度,直到擁有你。”

 

  “如此純粹的願望,卻為何會成為我罪孽的源頭?”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從今年春天到冬天,第一編(終於)全貼完了,可喜可賀(合十)
接下來就可以開始叫兩三個便當和幾箱蕃茄汁備用了,嗚呼呼~

第二編目前仍停留在接近終章的部分。
字數真的逾五萬了,比估計的多很多……
章節數自然也會跟著變多,搞不好可以貼個一整年喔XDrz

還有,下個月(2010/12)休刊一次。
可能會上其他短篇墊一下吧……如果我趕得出來的話(呃)
那麼新的年度也請多指教了~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晃
  • 耶~~~~~~~~~~~~~!!!
    頭香ㄟ!!!
    恭喜大大這篇故事終於發完了
    在下之前看到前一篇就一直在等了
    等到花都謝了(摘自"化物語")
    我還以為大大要放棄這篇
    害我差點把它忘了
    幸好大大又發了這篇的結局
    雖然等那麼只等到結局
    不過還是恭喜大大囉^_^
    期待大大下一部作品囉!!
  • 謝謝你的捧場喔~
    置頂的公告文裡都有更新進度,可以隨時查閱或催文(咦)
    明年開始第二編的連載,
    我會努力擠時間在那之前把第二編的存稿趕完的@▽@
    (看著放在電腦旁的PS2……)

    yuukaze 於 2010/11/23 15:2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