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編 倉橋第二高等學校二年七組

 

第一章

 

 

     即使已經過了一年多,只要回想起那一天,心底就不由得升起一股被欺騙的感覺。

     打從我有記憶時開始,家裡便經常有不同的客人過來走動。那些人在等待我的父母時,如果我正好待在那附近,有時他們會堆著笑臉過來和我說說話。當時的我,還不知打發時間和討好別人為何物,對於他們的各種提問,都會一五一十地回答。

     每次,真的是每次,當他們問到「你喜歡爸爸媽媽嗎?」這問題的時候,我總是毫不考慮,發自內心地說:

     「嗯!我最喜歡了!」

     得到這種答案的客人們看來也很滿意,臉上的笑容變得更甜了。接著就是摸摸我的頭,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,直到我父母出現為止。

     現在想來,他們一次都沒問過我喜歡的理由,或是具體喜歡爸媽的哪一點。對他們來說,這個問題只是社交用語之一,沒必要問得太過深入。

     不過這樣也好,如果真要我具體說明的話,我應該也說不出來吧。在我的印象裡,父親總是忙於工作,經常不見人影;母親除了一兩個固定會參加的聚會外,就是待在家裡讀書。小時候我曾要求母親陪我玩,母親每次都會答應,但幾次下來,感覺到母親好像不太擅長和身為孩童的自己互動後,我也就慢慢放棄了。和父母之間雖然沒有什麼親密的特別回憶,但我從沒被大聲兇過,且只要不會太過分,我要什麼都會滿足我。加上父母兩人對外表形象相當重視,遇到學藝會之類會邀請家長出席的活動時,我總能得到同學充滿羨慕之情的眼光。對當時的我來說,這樣就很完美了。喜歡就是喜歡,說不出理由又有什麼關係?

     一直覺得自己擁有一個不錯家庭的我,直到那一天才恍然明白,我所習慣的常態有多脆弱,我所認為的幸福有多空洞。

 

 

     才剛踏進家門,都還沒把啤酒放進冰箱,電話就響了。

     「喂──。」

     『啊,妳在啊?我本來只想留個言就好的。』

     「……這是我的台詞吧。期末考不是結束了嗎?這個時間你竟然會回家?」

     聽見是雨宮的聲音,心情奇妙地比較不那麼煩躁了點。我將無線話筒用肩膀夾住,動手打開冰箱門。啤酒不冰就不好喝了啊。

     『今天家裡沒人在,所以就提早回來了。不過就算有人,應該也不會理我就是。』

     「喔──。」剛剛這聲絕對沒有敷衍的意思,純粹只是表示理解而已。「那,找我做啥?總不可能是想找人一起吃晚飯吧?」

     電話那頭傳來小小的笑聲。『我是沒差啊,如果妳這麼想的話。』

     「……對不起,請忘了我的玩笑話吧。」

 

     像這樣偶爾和他在電話上閒聊的日子,也已經過了好幾個月。對,就是從放春假前開始的。

     車棚意外結束後,接下來的生活便沒再發生過什麼大事。和衛的關係也和好如初,直到現在我還是每天接受來自她的午餐供養。唯一的差別在於,當我們在教室裡聊天時,大坪偶爾會中途跑來加入話題;而衛不在時,他也會向我問一些關於衛喜好方面的問題。

     ……看來應該沒錯。雖然我不知道這小子是何時、怎麼動念的……反觀衛,似乎還完全沒有感覺到的樣子。暫時就這樣繼續觀察吧,應該會很有趣才是。

     至於我自己,照舊維持著在晴朗無雲的夜晚登上屋頂的習慣,和雨宮之間的接觸也仍在持續著。只是,既然已經明白知道衛不喜歡我這麼做,當然也就沒辦法像先前那般自在。為了不破壞和衛好不容易修復至此的關係,同時也算做我的回禮,在第一學年結束前的某一天,我和雨宮互相交換了聯絡電話,白天在校時則儘量減少交談。我們彼此都沒有手機,理由也同樣都是不太有機會用到。不過他的電話是設置在自己房間裡的專線,而我目前是一個人住,隱密性上應該沒有問題。

     一路平安的每一天就這麼流逝,轉眼間,高中二年級的暑假已近在眼前。

 

     『說正經的,我確認一下,妳哪一天以後就不在東京了?』

     「這個啊……等等。」我站起身,視線越過冰箱門飛往牆上的月曆。「大概暑假的第二個星期開始吧,差不多也是待到開學前一兩天。」

     『比去年晚一點啊……了解。這段時間我就不聯絡妳了,渡假愉快。』

     「謝啦。」

     關上冰箱,我轉身走向落地窗,將窗簾稍微拉開一點,住宅區的巷道,其他建築物透出的燈光,隱約傳來的喇叭聲,以及被切割的一方向晚天空,登時映入我的眼中。

     「你呢?還是一樣待在家裡?」

     『應該吧。放假不就是用來休息的嗎?』

     回答方式依然一如往常的曖昧、模稜兩可。

     「我可還休息不了啊……接下來好幾天都被衛給預定了。」

     『哦?』

     「都還在準備期末考呢,她就開始滿腦子想著要去哪裡『放鬆心情』……結果可想而知,似乎不太樂觀啊。補考個一、兩科應該是跑不掉吧?我想,在我回家之前,還是先盡力幫她惡補一下好了。」

     『是嗎。那加油啦。』

     ……是我多心了嗎,總覺得這語氣有種隔岸觀火的味道……

     「如何啊,難得的機會,要不要一起來讓自己的假期更加充滿知性啊,這位學年前三名的優等生?」

     『讓我跟黑崎面對面啊。妳可別後悔。』

     「……嘖。」今天第二次被消遣了。

     『對了,就妳們兩個人嗎?』

     「那倒不只。沒意外的話,大坪應該也會來湊熱鬧吧。」

     『果然……最近他似乎很常跟著妳們跑呢。』

     「啊,你也這麼覺得?」連我都聽得出來自己的聲音充滿興奮。

     『應該不可能是因為妳……是黑崎的關係吧?』

     ……算了,別去追究前半句有什麼含意好了……

     「看來是這樣……他還曾經私底下問過我關於衛的事情呢。」

     接下來,電話另一端傳來一陣短暫的沉默,但沒有維持太久。

     『那,妳打算幫忙嗎?』

     「這個啊……再說吧。感覺上大坪是個令人放心的好孩子,不過……什麼也不做,就這樣看著事情如何發展,比較符合我的興趣。」

     『嗯……或許吧。這樣也好。』

     儘管他回答得輕描淡寫,我還是能察覺到聲音中透露出的遲疑。

     「怎麼了?有哪裡不對勁嗎?」

     『……沒有。沒什麼。』

     「真的?」

     『嗯。』他停頓了一會兒。『應該是我想太多了吧。』

     「?」

     『啊,好像有客人。』還不等我反應,他便擅自結束了話題。『那就先這樣吧,剩下的回學校後再聊。』

     「……知道了,你去忙你的吧。」

     雖然好奇心還沒得到滿足,我還是決定就此放過他。

     『九月見。』

     「嗯。」

     反正,總還會再見到面的,下次再問也就是了。

 

     按下電話的掛斷鈕後,我沒馬上離開窗邊,仍繼續望著外面好一陣子。隔著玻璃,天際隱約浮現出飄動的雲朵輪廓,緩緩地,像走馬燈一般往彼方流動而去。

     同樣都在流動,風能帶走雲朵,時間卻帶不走某些記憶中的烙印。

     不自覺地,我又想起她來了。

 

     然而,當時的我卻沒有想到,剛剛結束的這通電話,會是我和雨宮最後一次在這樣的「日常」狀態下交談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