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電腦查詢區在右手邊,走過去就會看到了。報章雜誌都在二樓,近五年內的都能自由取閱。如果有需要五年前的資料,可以請二樓的人員為妳服務。」

     「我知道了,謝謝。」

     了解所需工具的所在位置後,接下來,該開始「工作」了。

     我拿出平常不太用到的眼鏡戴上,打開館內電腦的館藏檢索系統,雙手放在鍵盤上思索一會兒後,決定單刀直入,從雨宮的議員老爸幹過什麼好事開始挖掘起。根據學籍資料上的註解,他的父母是在他即將上中一的時候離婚的(想到這裡我不禁疑惑,班導怎麼連這都記錄得這麼清楚),所以我將檢索範圍縮小到那一年的新聞資料。

     不愧是公眾人物,果然不負我的期待。檢索結果的第一頁由上到下,滿滿都是當時八卦週刊和報紙的聳動標題。不過定睛細看,卻和我的想像有點不同──離婚的原因和家庭暴力無關,而是婚外情。而且,惹出這風波來的也不是父親這方,竟然是母親。

     點閱了數篇大報的內容,雨宮家針對這件事大致上是採取不予回應的態度。但「圖文並茂」的週刊可就沒那麼好說話了,把不知從哪拍到的模糊照片放大做跨頁,搭配繪聲繪影的文章,非常能滿足有心人士的需求。

     儘管如此,要說這純屬謠言倒也不至於。不論是大報還是週刊,其中都提到了一個資訊:雨宮真理子的不倫戀對象,是廣田商事董事長的么兒。

 

     真理子阿姨現在的姓氏確實是廣田,之前彌生館的看護也是這樣稱呼她的。

     也就是說,廣田並非她的舊姓,極可能是改嫁後才更改的。

 

     第一個懷疑的方向幾乎可以認定為錯誤,既然如此,也別浪費時間了,著手證實第二個可能性吧。

     時間拉回到中學二年級。這一年,正是廣田真理子被送進彌生館的時間點,重要性應該更勝於離婚的時候。且就現在情況來看,遭人施暴可能也發生在這段時間中。

     或許是剛才太過順利了,讓我滿懷信心地改挖廣田一家的牆角,結果卻紮紮實實碰了個釘子。

     和剛才完全相反,相關的檢索結果竟然連一個頁面都佔不滿,而其中符合我需要的資料也僅有二筆。點開連結一看,內文精簡到不行,簡直就像只寫了第一段就交稿一樣,更別說是附圖片了。

     不過,這回螢幕上寥寥數行,不痛不癢的文字中,卻存在著吸引我目光的元素。字多字少還是其次,只要有寫出重點,就已經足夠。

 

     「廣田商事總經理廣田誠(41)於自宅內遭到刺殺死亡,案情由警方處理中」

 

     前一刻,這人還是醜聞的男主角,才敲幾個按鍵,下一秒就成了屍體。

 

     ……有趣。問題的複雜度開始超出我的估計了。

     若婚外情的說法屬實,這個起因於另結新歡所組成的豪門家庭,一年多後丈夫被殺,妻子發瘋,消息還明顯被刻意壓下,是誰的意思?

     像這樣的家庭,能容許不明人士隨意進出嗎?動手殺人的,只怕不是外人吧?

 

     雖然心裡也有些許該不該再繼續涉入的疑問,但漸漸接近核心的興奮主導了我的行動。之後我又試了幾組關鍵字,在廣大的資料庫裡找尋任何可能留下的線索。無奈事與願違,過了三十分鐘左右,仍然一無所獲。

     「……呼。」

     瞄了一眼窗外燈火通明的夜色,我向後仰靠在椅背上,動了動已然僵硬的脖子。

     連這裡都找不到更進一步的資料,看來是希望渺茫了吧……

 

     ──不,等等。

     眼角餘光掃過方才館員遞給我的文件時,一個念頭突然在我腦中閃過。

     『目前大部分的館藏都已經掃進電腦了,不過還有少數閱覽率較低的資料並沒電子化,這是這些資料的清單和所在書架,有需要的話可以自行取閱。』

     剛才在一樓時,綜合服務台的館員曾對我這麼說過。

     彷彿又看見了獵物的蹤影一般,我一把抓起桌上那份文件急速翻閱。

 

     「……果然。」

     以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自言自語,我將拿在手上的小開本週刊誌及其前後數期一起搬到旁邊的座位上。

     不管怎麼擋,終究會有人敢說出來的,事實再一次符合了我的期待。

     照著剛才在目錄頁上找到的頁數,我翻開了記載報導的頁面。這家週刊誌看來沒什麼知名度,印刷頗為粗糙,紙質也不好,大概也是因為這樣,才要挖點別家沒有的新聞來提振買氣吧。

     和在電腦上查到的不同,它用了滿滿一整頁來敘述這起案件。我一個字也不放過地讀著,拿著筆的手已經準備就緒,筆尖抵著空白的筆記本──

 

     「──!?」

     喂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

     我睜大了眼睛,停下了身體的所有動作,只像是呆住了般,牢牢盯著文章中的某一行字。

     「難道……不可能吧,那這傢伙現在又怎麼會……」

     顧不得剛剛的自言自語有沒有被旁邊的人聽見,我以不輸給剛才翻閱館藏清單的速度,往之後的期數查找有無後續消息。很快地,我要的東西便出現在我眼前;但和上一篇相比,這一篇光是標題就要震撼好幾倍。它相當程度地解開了我的疑惑,卻也將我一開始預料好的答案徹底翻盤。

     如果,這些全都是真實的話,那麼他應該是──

 

     對照著筆記本上已經整理好的情報,我想,我應該已經能理解三年前發生什麼事了。

     儘管到目前為止,在我腦中浮現的「事實」全都只是我的推測,最關鍵的資料來源也僅是小型八卦週刊,連照片都沒有,我也不在乎。

     說得更正確點,是我發現我不能去在乎。看完最後一筆資料後,先前內心的亢奮情緒已經完全冷卻。

     就這樣闔上書頁,也闔上一切的想像和不確定,什麼都別問……

     離開圖書館前,我在心裡默默地告訴自己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告別學生時代後,好久沒重溫這種連眼神都死掉的感覺了。
既希望準備的時間可以再多一點,又想要趕快考完趕快解脫,
結果每天都意識清楚地看著太陽升起……唉。
一個法條底下竟然可以跟著十幾款要件,這到底是哪招啊……

下個月的哀嚎恐怕會變得比這個月還血腥(?),
希望不會污染到各位的腦子……

那麼,最後就送上一張衛ちゃん給連後記都看完的人吧。

  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