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呼……呼啊……」

  「還好吧?」

  回到車站月台的長椅上,我把在販賣機買的罐裝飲料拿給她。

  「……嗯,沒事了……謝謝。」

  她用雙手捧著溫熱的飲料罐,抬起頭,露出放心的笑容。深藍色的頭髮紮成一束及肩的高馬尾,儘管在剛才的騷動中稍微被弄亂,仍然不妨礙她整體的清秀氣質。

  「在大街上被纏住的時候就要大叫出來啊,多少引起一點注意也好。」我在她身旁坐下,順手拍拍外套下擺的灰塵。「今天這兩個還算好處理,要是換成了真正的不良少年,妳就危險了。」

  「……說的是呢。以後我會小心一點。」

  此時,一列電車正從我們眼前緩緩進站。周圍通勤的人潮大半應聲站起上前,只有我們還是坐在椅上不動。

  她原本稍後還有打工,但剛才考慮過後,已經去電臨時請假了。雖然我等一下還有事,但依現在情況來看,把她放著不管似乎不太好,所以也決定暫時在這裡陪她,直到她冷靜下來為止。

  「雖然這麼問好像有點奇怪……不知道妳還記得我嗎?」

  在電車的門關上之際,她突然轉向我,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  「……?」我疑惑地睜大雙眼盯著她。

  ……對了,這麼說來,這張臉,這個聲音,我好像……不,我確實曾經在哪見過……

  「果然不記得了呢。到現在都沒認出我來。」她毫不在意地笑了笑。「如果我說,今年的暑假頭幾天,在『White Dream』和妳撞在一起,還掉了一堆東西的女服務生,那妳有印象嗎?」

  「……啊。」

  伴隨她的提示,我的記憶清晰地重現在腦海。那個動作完全定格,只是呆呆看著我的女服務生面容,和眼前這個女孩的臉漸漸重疊在一起。

  「是妳啊……大概是因為妳穿著學校的制服,所以我才沒認出來的吧。不好意思。」

  「不要緊。」她愉快地搖搖手。「重新自我介紹吧。我是信陽高中二年級的本間七葉,直接叫我七葉就好。」

  「倉橋二高的如月歌澄,和妳同年級,請多指教。」

  在想起來她是誰以後,另一個疑問也跟著浮上心頭。

  「妳應該是在『White Dream』打工對吧?第一次見面時,我注意到妳好像一直盯著我看,那時候我有哪裡不對勁嗎?」

  「啊……那個啊。」她沉吟了半晌。「老實說,我是在看和妳同桌的某一個人。」

  「和我同桌的人……?」

  「另一個戴著眼鏡,紮著兩條辮子的女生……是叫黑崎衛沒錯吧?」

  「是啊。妳認識她?」

  「嗯……算是吧。」彷彿在思索著遣詞用字般,她說話的態度變得有些謹慎。「我們是同一所中學畢業的,雖然不同班,但也曾見過幾次面。不過還不到可以稱為朋友的程度就是了。」

  「這樣……所以妳才沒有主動過來跟她打招呼?」

  七葉點點頭。「當時我也想不到有什麼話可以跟她說,總覺得……就這樣靠過去的話,好像太唐突了,有點尷尬。」

  「嗯……我大概能懂妳想說的。」

  「黑崎她現在……過得還好吧?」

  我偏過視線看向七葉,她的眼神隱約透露出一絲猶豫。

  「算不錯吧。起碼在我看來是這樣。」

  「是嗎……那就好。」

  對那絲猶豫感到在意的我,刻意觀察著她表情和動作中所挾帶的任何訊息。聽到我的回答後,她先是放鬆了週身的緊繃感,卻又像是還有什麼不放心的事般低下頭去。不過可能是意識到我在看她,她馬上恢復笑容,調整回開朗的語氣。

  「妳們的感情很好呢,我在一邊看都能感覺得到。黑崎同學就請妳多多照顧了。」

  「我會的……雖然我總覺得好像是她在照顧我比較多。」

  「是嗎?」七葉露出苦笑。「……看來她也變了呢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