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對、對不起!」

  其他什麼話都不用多說,總之先九十度角鞠躬道歉就對了。

  在我拼命跑出剪票口,一眼就看見倚著牆壁瞇著眼,彷彿快睡著的雨宮時,腦中立刻作出上述的判斷。根據車站的時鐘顯示,我遲到了快兩個小時,本來就算被放鴿子也不該有任何怨言的。

  「……這麼難脫身啊?」

  我抬起頭。他的動作沒有任何改變,只是睜開眼睛而已。從聲音和表情看來,似乎並沒有生氣……等等,我有看過他生氣的樣子嗎?

  「已經冷掉囉。和妳的喜好可能不太合,將就一下吧。」

  還沒來得及開口解釋,一個小小的黑影便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朝我飛來,我連忙伸出雙手將它接住。

  「……咖啡?」

  我有些發愣地看著轉身往前走了幾步的他,再低頭望向捧在手中的黑色鐵罐。這個品牌我之前沒喝過,不過無糖口味對我來說是正確答案。罐身的確沒有溫熱感了,卻也不覺得冰冷。

  「別指望我會弄酒來。特殊管道不是誰都有的。」

  ……呵。

  心情一放鬆下來,便忍不住產生了想笑的衝動。

  「也不是不能告訴你啊。哪天想知道的話再來找我吧。至於這個──」

  我邁開腳步向前跟上。

  「──我就當作意料之外的聖誕禮物收下啦。」

 

 

  「嘖。人與人之間果然是不平等的呢。」

  進門後,環顧著這個以一個人來說太過寬廣的空間,我有些沒好氣地說道。

  「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啊。這裡本來就不是為了獨居者而設計的。」

  對我的挑釁無動於衷,雨宮悠然從我身旁經過,逕自繞進另一頭被隔出來的房間裡。從客廳可以聽見像是把某些東西隨意丟到床上的聲音。

  「那又怎樣?換成我,要是被趕出家門,還能免費住在這種地方,我倒是十分樂意喔。」

  「……先不提事實如何,這種說法還真有點刺耳。」

  再度走進客廳的同時,他向我白了一眼──喔喔,這可是頗為接近一般人的反應呢,難得一見。

  「總之,看起來似乎不壞嘛。就算本質上是放棄往來,不過能換到獨立的生活空間,也不用煩惱經濟來源,以現狀而言,應該沒什麼好挑剔的吧?」

  將視線從木製吊燈上移開,我偏頭向後,朝他拋出簡短的感想。

  「這倒是真的。」他略微停頓一下,接著瞇起眼睛。「……不,這或許就是我一直以來所期待的模式吧。」

 

  眼前的室內空間雖然大,卻沒放多少傢俱。儘管不清楚這是否為原屋主的喜好,但置身其中的感覺還滿自在的。

  這個位在新建大樓內,大小足以供一個家庭居住的房間,是雨宮家名下房產之一;同時,從現在起也是他新的棲身之處。方才我那句半開玩笑的「被趕出家門」,就某種層面來看也沒什麼不對。

  「認真想想,我其實也並沒希望他能做些什麼,不管怎樣,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。我只想再確認一次,他對至今為止發生的所有事,到底是如何看待的。所謂的家人對他來說,有不可取代性嗎?還是即使全都消失也無所謂?」

  在從車站走到這裡的路上,雨宮說了這樣一段話。這是他對世上僅存的最後一個「家人」無解的問題,也是他決定回家一趟背後的原因。至於問題的答案為何,他沒有提及半個字。不過從演變成分居的結果來看,應該不難想像了。

 

  「儘管變成這種借貸契約般的關係,我卻不覺得哪裡不對勁。甚至可以說,我們和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關係,只是拖到現在才具體化而已。」

  「也就是玩了那麼多年的家家酒,終於可以結束了吧?辛苦了。」

  撥開窗簾的一角,我透過玻璃,看著夜幕下從十二樓望出去的街景,以及後頭雨宮倒映在玻璃上的表情。

  「要是早些這麼做的話,大概會有很多事變得和現在不同吧。我可能也不會選擇現在的學校了。」說到這裡時,他的眼中閃過和我印象中相符的凜冽光彩。「既然是互相利用,與其賭氣作這種掙扎,還不如多搶一些資源來得實際。」

  「嘿~」

  原來如此。是為了表示自己不願再事事順從上意才換學校的啊。

  「等到把現在借來的東西連本帶利還清以後,你打算怎麼辦?報復?還是斷絕關係?」

  「……不知道。」玻璃中映照出來的他,將身體倚靠在柱子旁,抬頭望著天花板。「反正到那一天之前還有很多時間,現在的答案也不一定不會改變。」

  「……也對。」

 

  「不過啊,你只花三、四天的時間就回復行動力,我還真有點意外呢。本來我還估計可能要長期抗戰的。」

  重新走出戶外,不知什麼時候,地面上已經累積了一層薄薄的雪。

  「……」對我的發言,雨宮似乎感到有些驚訝,但馬上又轉為像是理解了什麼的表情。「這樣嗎……原來妳真的沒看啊。」

  「?」

  「算了,沒事。」他隨意揮了揮手,看了下困惑的我,也跟著走下門前的台階。「關於這個,我就不解釋了,留給妳去想吧。」

  「這算啥?作業?」

  「妳要這樣想的話那就是吧……啊,差點忘了。」

  我還想叫他不要轉移話題,他卻逕自伸手從大衣口袋中拿出了某種東西,並順手朝有點距離的我拋過來。

  「……這是?」

  我單手抓下在視野中閃耀的光點,攤開掌心一看,竟然是一把紅銅色的鑰匙。

  「聽說是這間屋子的備份鑰匙。目前我應該用不到,拿著也是累贅,乾脆先寄放在妳那裡好了。」

  「嗯──」

  對於這個似是而非的理由,我稍稍猶豫了一會兒。

  然後……嘴角自己浮現出了莫名的微笑。

  「保管費我會考慮打個折的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本章首次出現全武行。
其實我等這一刻等很久了…… 

2011年終於快結束了,第二編亦然。
下個月預定發出第二編最終章,
以其實不多的篇幅(咦)給這一年做個ending。 

一月起開始進行第三編的連載。
目前進度已經完成A part(第零章~第八章),
剛好可以撐到明年考完試後XDD
 B part就真的只能盡量抽時間來跑了,
希望至少能維持住三個月以上的存稿量……(默)

新連載?
……是有在想了,不過大綱還未成形。
現在只能說,如果星歌的代表色調是灰色的話,那新作就是絕對黑色。
套用某人的話,我的目標是造成讀者的心靈創傷(喂喂)

那麼,下回再見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