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

  ──特別的事件……是嗎?

  ──如果妳是指和她有關的事……那就只有「那個」了,對吧?

  ──當時驚動了整個學校,好像說是創校以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呢,老師們還在班會時對大家下封口令。不只所有的在校生,聽我朋友說,就連那一帶的幾個不良少年團體,只要提起那次事件,沒有一個不知道的。

  ──我曾經在學校的中庭見過這個學姊一次。她靜靜地坐在樹下咬著麵包,周圍經過的人有的對她指指點點,有的刻意繞開走別條路,但她看也不看一眼。剛開始我還覺得奇怪,後來社團的學姊才告訴我原因,還對我說最好不要太接近她。不過……雖然沒有根據,我一直覺得,她給人的感覺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啊。

  ──喔,對了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學生們之間給她取了一個代號。如果妳還想再去問其他人關於事件的情報,只要說出這個代號,知道的人應該就懂了。嗯,記得沒錯的話好像是叫……

 

 

  「──對、對不起!我遲到了!」

  教室後門嘩啦啦被推開的聲音,吸引了包括我在內的數十道目光。扶著門框的衛還在喘氣,但還是先抬起頭來,對正要翻開點名簿的老師道了歉。

  「黑崎同學?還真難得。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  「不,沒什麼……只是睡過頭而已。」

  「這樣啊。雖然三年級了,想多花點時間唸書也是正常的,不過該睡覺的時候就要早點睡。回去坐下吧。」

  「……是。」

  隨著門再度關上,大部分的視線也跟著移開,重新注意講台上的老師。當點名的聲音開始響徹整間教室時,衛也剛好從我的座位旁走過。一如往常般,她稍微放慢了腳步,偏過頭對上我的視線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──

  咦?

  「等……」

  我還來不及叫住她,她已經繼續向前走去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。

  不對。感覺不對勁。

  剛才衛的笑容……好像有哪裡和平常不一樣。

  雖然對衛來說,遲到算是一件很稀奇的事,但她看向我的笑臉從來不會因此失了精神,頂多就是加上一點點惡作劇被識破般的靦腆神情。

  相較之下,今天她的表情明顯不是這樣。凌駕在微笑之上的陰霾,給人的感覺就好像……只是為了符合向來的習慣,在勉強自己笑而已。

  與此同時,我眼角的餘光還瞄到了另一個異常的景象。

  座位在教室另一端的大坪,那個應該搞不清楚何謂煩惱的大坪,竟也正以溢滿擔憂的眼神一路望著衛。

  只是巧合嗎?只是我神經過敏嗎?還是……

  一連串的猜想在腦中快速增殖,並轉化成隱約的不祥感。

  即將進入初夏的清晨,此時圍繞著我的卻淨是鬱悶的空氣。

 

 

  「喔,如月同學。」

  才剛從座位站起來,一個輕浮的聲音便叫住了我。

  「找我?有事嗎?」

  定睛一看,一個把頭髮染成寶藍色,左耳戴著五個耳環的男生,一隻手撐在旁邊的桌子上,視線從略高一點的地方興味盎然地看著我。

  「記得妳好像沒參加社團對吧?要是沒什麼事的話,就幫我個小忙吧?」

  「……你的意思是?」

  「今天我們約了幾個柳西中的人聯誼,臨時人數不夠……就是小江啦,妳知道吧,也是我們班的,說什麼今天不想出門,真會找麻煩……所以呢,妳──」

  「我不想去。」

  大概能猜出來他要說什麼,我直接打斷了他的話,並順手提起自己的書包。

  「呃……別、別這麼冷淡嘛。」

  一下就被徹底拒絕,他似乎有點困窘,但還是努力控制抽搐的眉頭堆起笑臉。只可惜,我沒興趣繼續和他談這個話題。

  「沒別的問題了吧?我要走了。」

  「等、等等、等一下啦!」

  他還不肯死心,快速地繞到我前方擋住我的去路,並稍微壓低了音量。

  「好啦,我老實說,剛才那些話是騙妳的。我和阿俊他們打賭,如果我可以把妳約出去,那今天這一攤就全部由他們出錢。最近手頭有點緊,所以拜託妳啦,我能不能過完這個月全都靠妳了。」

  「那不要去不就好了?」

  「咦?」

  我冷眼看著他錯愕的表情,隨後轉身準備離開。

  「呃、那……那不然,妳再找一個女孩子陪妳去也行啊!是因為只有妳一個人,會覺得很無聊吧?要找誰好……啊,對了,妳似乎很常跟栗原同學在一起嘛?」

  ……唉。

  在只剩下我們兩個的教室裡,我最後一次回過頭。

  「我只說一次。我和她都不喜歡和不熟的人出去,也不想參加這種沒趣的活動。你找別人吧。」

  之後他又說了一些什麼,但我根本不想理會,加快腳步逕自走出教室。

  嘖,被拖掉了不少時間。璃菜在校門口等很久了吧?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