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

 

  保持著一定的速度,面如死灰的少女有如殭屍般沿著鮮有人跡的小徑步步前行,來到操場邊。拂過「她」身邊的風吹亂了齊肩的黑色短髮,經過「她」身邊的幾名學生對「她」稱不上整齊的服裝儀容指指點點,但「她」絲毫不在意,依然用深不見底的空洞雙眼直視前方。

  突然,一旁好像有個聲音在叫「她」,並快速跑到「她」身旁。一個彷彿快哭出來似的女孩伸手抓住「她」的肩膀,輕輕搖晃著「她」,斷斷續續地問了「她」一些話。不過,女孩很快便發現「她」的樣子不對勁,說話的聲音也跟著停了下來,只是以怯生生的困惑眼神看著「她」。

  和女孩一起,有另一個比較高大的人影也小跑步靠近「她」,同樣放輕了語調,把應該是女孩剛才說過的話又重複一次。但這回「她」沒等來人說完便再次移動腳步,穿過眼前兩人之間的空隙逕自前進,無視於兩人的跟追及叫喊。

  這幅奇異的光景並沒有持續很久。不一會兒,兩人便不再繼續試圖攔阻「她」的行動。詳細的情況如何,「她」不知道,也沒有想知道的念頭。後方似乎傳來兩人和其他學生說話的聲音,但對「她」而言,那也只不過是無意義的雜訊罷了。

  ──腦中一片空白。

  從離開倉庫時起,「她」便關掉了所有對外界的情緒感知及表現。

  在「她」絕望的眼中,只存在著一個目的。

  一件無人可以代替,必須由自己親手執行的事。

 

  終於,「她」在即將來到主要校舍群的入口處時,找到了目標。

  染成一頭藍髮的男學生正彎著身體,站在路旁的洗手台沖水。

  「她」只停頓了片刻,便用力握緊手中的金屬鈍器,無聲無息走上前去。

  男學生還沉浸在冷水流過頭臉的暢快裡,完全沒有注意到從身後籠罩上來的漆黑闇影。

 

  黑髮少女瞇起眼,將手中的扳手高高舉起。

 

  一。二。三。四。五。六。七。

  「她」在心裡默默地數著,對連一聲也沒吭就腿軟倒進水槽中的男學生視若無睹,猶如機械般一下一下交叉揮動著手臂,瞄準他的後腦和頸椎。

  沉悶的擊打聲迴響在空氣裡,水槽裡仍在流動的水漸漸染上了淡紅色。

 

  「慢死了,怎麼這麼久──啊……!?」

  在「她」正要數到八的當下,另一個從旁響起的聲音吸引了「她」的注意。

  「她」轉過頭去,只見另外兩個目標站在距離「她」約三、四公尺的地方,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向自己。

  原本還想可能要花點時間才能找到人,這下倒省了不少工夫。

  少女的嘴角,露出今天午後以來頭一遭,變質腐敗的微笑。

 

 

  我半睜著可能根本沒闔上過的眼睛,直視房間的天花板。時間應該已經不早了,天花板卻仍舊像在未明晨光裡一般顯得陰鬱混沌。今天的天氣看來不太好,等會兒或許會下雨吧。

  「……唔。」

  雖然想試著叫醒沉重的身體,但才略微翻身,包滿繃帶的左手臂馬上竄過一道電流般的疼痛。包括雙手的手心和手背,只要稍加出力,傷口的崩裂和紗布的沾黏,全都讓人忍不住皺起眉頭。算算也過了好幾天了,還是沒辦法習慣呢。

  好不容易脫離床舖,我來到落地窗邊,將窗簾微微拉開一條縫。如我所想,天空被無盡的灰色填滿,連同地面上的世界都好像失去了顏色。一時半刻間,我就這麼凝視著這幅和夏季不相配的風景,想著方才夢境中最後的片段。

  包括這幾個月在內,關於那件事的前因後果出現在夢中的次數,早就多到連數都懶得去數。即使頻率隨著光陰流逝而漸漸降低,但大致說來,我已經對從這些畫面中回到現實的那一瞬間習以為常了。可是,今天有點不太一樣。

  舊校舍的那個晚上以來,這是我第一次夢見那時的事。以往在同類型的夢中,我總會和過去的自己合為一體,親身把烙在我骨髓裡的痕跡反覆重現,這回卻不是如此。當我看著遊魂般的自己飄盪而過,心中驚異於原來當時的自己是這副模樣時,我才發現我頭一次跳出了現場,正以第三人的視野,從外部觀測更全面的一切。

  就像已經知道過程和結局的電影般,從頭到尾只是靜靜地看向變成別人的自己,聽著那沒有任何人聽見的哭喊聲,試圖去抓住本該屬於我的包袱。這是在今天以前,從未實際體驗過的感覺。

  對和事件不相干的其他人而言,不管是怎樣的痛苦,大概都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日常吧。除了當作平淡生活中的一點變化素材外,也就沒有別的意義了,轉個身就能拋在腦後。同情的話語只要有嘴就說得出來,廉價到根本不用加以考慮。

  難道,我在不知不覺中,想讓自己變成局外人,想讓自己過得輕鬆一點嗎?

  遠眺著沉鬱的大地,我也彷彿被無邊的灰色滲透般,變得比先前更加污穢。

 

  鬧鐘在原本預設好的時間響起,清脆的鈴聲勾回了我的思緒。

  不是能繼續發呆的時候了。等會兒有其它必須去的地方,不開始準備出門不行。

  從衣櫃裡拿出一件薄長袖外套,用來遮掩左手臂上層層包裹的繃帶。稍微梳理了下好幾天沒去管它的頭髮,順便確認自己的氣色不會嚇到經過的路人。眼角餘光不經意掃到了掛在另一邊的制服;下星期就要銷假,總算趕在那之前把血跡的問題處理掉了。

  打開通往走廊的大門,亮度適中的光線立刻包圍住我全身。

  沒意外的話應該可以提早到達。一邊這麼想著,我深吸了口戶外的空氣,緩步走下公寓的階梯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