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

 

 

  「……嗯,是啊。大家的注意力基本上都被吸走了,沒人想到還有你們這幾個傢伙幹的好事,你們運氣不錯啊。」

  『喂喂,話這麼說就不對了吧。好歹我們也是聽妳的指示行動的啊。』

  「是嗎?我也是先『徵求』過你們的意見才這麼決定的喔。而且嚴格說來,我應該只有提供你們情報而已吧?」

  『……怎麼?事情結束了,要把我們一腳踢開了嗎?』

  「別說的這麼難聽。我和你們本來就是僅限一次的合作關係啊。該給你們的我沒少給,你們想看到的人我也確實拐過來了,會變成那樣是你們自己沒本事。先前我也說過了,我不會阻止你們,但也不會特別幫你們什麼,全忘光啦?要是再有怨言的話,不小心傳出去,你們的名聲就不太好聽囉。」

  『……還真是不能小看妳啊,妳這女人。』

  「好說好說。總之錢已經收到了吧?那麼,最後就麻煩你們把這次的計畫帶進墳墓裡啦。不過我想就算我不提醒,你們應該也不會蠢到拿這種破事出來炫耀吧。」

  『講話不那麼酸就不舒服啊?只有給錢夠爽快而已。沒事別再打電話來了。』

  最後那幾個字,因為我已經把手機拿離耳邊的緣故,聽得不是很清楚。又瞄了螢幕上的通話中號碼一眼後,我按下了掛斷鈕,將闔上的手機隨意丟向床舖。

  說實在的,若不是為了早早和他們劃清界限,本來我連這筆錢都不是很想給,畢竟計畫實行結果和我所預期的有很大的落差。不過認真反省一下,從收集到的情報來看,如此發展也不能算是意料之外,沒設想到這種可能的我也有疏失。

  沒辦法,事情既然已成定局,與其繼續懊惱自己的失策,趕快思考下一步棋要怎麼走才是當務之急。

  明天她就要回學校上課了,果然還是先從調整自己的心情狀態開始吧。

 

 

  「抱歉,讓你久等了。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

  長度幾乎及腰的黑髮末梢在風中輕輕搖晃著,歌澄來到放學後的操場邊,在看台的第二階隨意坐下。期末考已經結束後的現在,操場上沒有人多作停留,顯得一片寧靜。雖然正值盛夏,但今天的天氣不太好,連毫無遮蔽的看台也不那麼熱氣蒸騰。

  「嗯……也沒什麼,只是想找人說說話。」

  在她的斜後方,大坪孝輔坐在稍微高一些的位置,瞇著眼望向看台下方的水泥地面。從那件事發生後,他似乎也產生了某種根本上的改變,以往那種帶著靦腆的笑容消失不見,彷彿在一夕之間成長了十歲一樣。不過,僅限於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是了。

  「……是嗎?」

  歌澄略微偏過頭看了他一眼,又馬上將視線移回前方,表情好像還透露出些許笑意。看來她已經猜到孝輔想說的內容是什麼了。

  「你們兩個……雨宮同學和妳,都還好吧?」

  有如開場白一般,孝輔以稍顯不安的語氣開口問道。沒記錯的話,這應該是那天以來,他第一次主動接觸和事件有關的話題。之前去探望在家休養的歌澄時,她曾扼要提過自己和雨宮在我們離開後所發生的真實狀況,但並沒說得太詳細。因為現場氣氛使然,我和孝輔也沒能繼續追問下去。不過至少可以確定,知道這段事實的人,就只有連我在內的四個人而已。

  「竟然會有淪落到需要你來擔心的一天啊。」這回歌澄真的輕聲笑了出來。「或許看起來不像,不過我們都沒問題了。反正接下來就是暑假,正好可以拿來休息一下。再說……你真正更在意的,應該也不是這件事吧?」

  「……如月同學還是一樣敏銳呢。」

  孝輔微微低下頭,卻隱藏不了明顯放鬆下來的神情。

  「衛現在怎麼樣了?我不在的這段時間,還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?」

  「沒有……一切都很正常,就跟以前一樣……」孝輔一邊思索,一邊謹慎而緩慢地回答:「大概是不想讓我胡思亂想吧?小衛她……說話也好,舉動也好,看起來就跟修學旅行前沒什麼兩樣……不,好像還比以前更開朗了,明明不久之前都還不太和其他同學說話,也不太笑的……」

  背對著孝輔的歌澄默默聽著這些話,眼神中的情感也沈澱了下來。

  「我知道我應該要覺得安心,畢竟那些人也沒再來找她麻煩了……可是,我還是覺得不太好。該怎麼說呢……小衛她恢復得好快好乾脆。和她在一起時,我好像才是那個被安慰、鼓勵的人似的……她是在硬撐嗎?但是她的笑容卻又那麼自然,那麼無懈可擊──還是我真的太過脆弱,連支持她都做不到?每當看著她的臉,我都忍不住一直想著這個問題;再加上看到妳和雨宮同學也跟著回歸常軌,害我越來越懷疑自己了……呃,對、對不起,說了這麼失禮的話……」

  「……抱歉呢,大坪君。」

  「咦?怎麼了?妳為什麼要道歉?」

  歌澄輕吐了口氣,總算轉過身去,以帶著幾分黯淡的微笑看向一臉困惑的孝輔。

  「讓你對自己的價值產生動搖,是我們這些負面教材的錯。我也認為你的顧慮是對的。雖然我先前一直覺得衛恢復的狀況看起來很順利……既然和她最為親近的你都這麼想,我的判斷或許還是太輕率了吧。你只要相信你自己的觀察結論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即使表情還是有點無法釋懷,孝輔還是點了下頭。

  「那,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?暑假到了就不會天天見面了吧?而且你也還要念書不是嗎?」

  「……是啊。不過我會想辦法抽點時間去找她的。不先確定她真的沒事了,我也沒辦法專心念書。」

  「你一個人忙得過來嗎?還是我今年晚點回爸媽那裡好了?」

  「啊、沒關係的。會變成現在這樣是我的責任,還影響到妳的話就太……這次小衛的事我會處理好的,如月同學就照妳原本的計畫走吧。」

  「……了解。那麼衛就拜託你照顧了。」

  大概是孝輔嚴肅的眼神打動了她,歌澄只稍加思索便作出了肯定的答覆。

  兩人的談話到此告一段落,我繼續待在這裡也沒有意義。趕在他們其中之一起身前,我走出所在的樹蔭下,選擇不會被他們發現的路徑悄悄離開現場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