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回收銀櫃台,彷彿在配合我微小的嘆氣聲般,放在檯面下的電子鐘顯示幕正好跳到三點整。隨意環顧了下店內,儘管隔著窗簾,依然可以看到午後的陽光,挾帶著炎暑的熱氣照在客席上。

  暑假開始後,即使是平日下午,店裡的座位也經常坐滿一半以上。內場接到的點單幾乎都傾向冰品或較為清爽的口味,看來應該有不少人是被夏季高溫趕進來的吧。目前沒事可做的我望向某一桌的年輕女孩,她正一邊和朋友閒聊,一邊挖起杯中的聖代送進嘴裡。

  在White Dream待了兩年,還算愉快的打工生活如今也要告一段落了。雖然我並沒特別想唸大學,但也沒有不想去唸的理由。既然身邊的朋友們都是升學組的,家裡也希望我繼續當個學生,那就這麼辦吧,反正也沒什麼不好。暑假結束後,就把這裡的工作辭掉,開始專心準備考試吧。

  一陣清脆的叮噹聲突然響起,是掛在門上的風鈴。有客人來了。我連忙從出神狀態中醒來,轉向店門口。

  「歡迎光臨,一位嗎?」

  和平時一樣,我邊招呼邊走出櫃台,卻隱約覺得眼前的人看起來好面熟。

  歌澄?不,不對,不是她,眼前這個人我認識的,她是──

  「咦……七葉?是七葉沒錯吧?」

  對方也想起我了,臉上由面無表情轉為帶著驚訝的微笑,搶先叫出我的名字。見我沒馬上作出回應,她快步湊上前來指著自己。

  「好久沒見面了呢!不記得我了嗎?我是小杏啊!」

  ──沒錯,小杏。就是這個名字。

  中學時的同班同學,我當時的朋友之一,野野垣杏。從畢業後就沒聯絡過的她,現在卻以一身亮麗又符合年齡的打扮站在我面前。

 

  「不好意思呢,妳應該還在工作中吧?陪我沒關係嗎?」

  「沒關係。正好也差不多輪到我休息了。」

  我擠出有點僵硬的笑容,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下。利用她翻閱菜單的當口,我快速地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一遍。她的頭髮雖然染成了亞麻色,但接近頭頂的地方還是可以看出一點點原本的墨綠光澤。記憶中披肩的長髮剪掉了,變成充滿俐落感的肩上短髮,展露出來的白皙頸項上戴著銀鍊,很適合她。腳上穿的高跟涼鞋,更是完美襯托出她迷你裙下的修長雙腿。從以前就比我高上許多的她,此刻站在街上一定很引人注目吧。剛才顧著想起她的名字,沒仔細看清楚她站直身子的模樣,真是可惜。

  「真是的,別一直盯著看啦。」遞回菜單的小杏注意到我的視線,有些害羞地摸摸自己的頭頂。「早該去補染了,只是前陣子忙著期末考試,排不出時間。」

  「妳……變了好多喔。剛才我差點認不出妳來。」

  我老實說出自己的感想,小杏只是自在地一笑。

  「好看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就好。」接著,她轉了轉眼珠,以略帶神祕的語氣說:「偷偷告訴妳,過兩天我要去參加平面模特兒的甄選。今天就是去挑衣服的。」

  「咦──」我不禁張大了眼睛。「好厲害!登出來後要告訴我是哪本雜誌喔!」

  「別那麼急啦!都還不知道能不能通過呢!」

  刻意壓低聲音說完,小杏又吐吐舌頭笑了。

  這個笑容,讓我頓時產生了回到中學生時代的錯覺。

  縱使外表進化得璀璨奪目,她仍然還是那個我知道的小杏。意識到這一點,讓我心中的緊繃感稍微散去了一些。

  「那三浦君知道嗎?呃……你們應該還在一起吧?」

  一放鬆下來,講話就不經大腦了。我下意識掩住嘴。

  「嗯……是啊。」小杏的回答果然遲疑了一下,但她立刻又重拾明朗的語調。「我打算等確定甄選上了再告訴他。他應該會嚇一跳吧?嘿嘿。」

  好險好險,幸好沒誤踩更大的地雷。而且,從她的反應來看,她似乎已經不會太在意「那件事」了。

  「……是呢。都過了這麼久,不知道小衛她現在怎麼樣了……」

  我差點把含在嘴裡還沒喝下去的水噴出來。我還以為她會不想提到這個話題呢,結果只是我想太多白擔心了嗎?抬起頭,剛才冷不防說出那句話的當事人一臉疑惑瞧著我,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,我也只好把滿心的吐槽先丟到一邊。

  「我也很久沒見到她了。雖然她唸的倉橋二高離我學校不算遠……」

  儘管不完全是真的,我還是決定如此交代過去。再說我也沒說謊,我的確不太清楚黑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要是小杏追問起來,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。

  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嘛。唸同一所學校都不見得能常常見到面了。」說著,小杏自顧自地將手伸向被瀏海遮住的鬢角。「要是她也過得不錯就好。」

  我不由得沈默下來,看著小杏手指撫摸的地方。透過髮絲的間隙,隱約可見至今依然清晰的疤痕。在「那件事」之後,每當看著鏡中的自己時,不知她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面對那道疤呢?

  而我,又要再經過多久才能坦然告訴她,關於那道疤痕,她所不知道的一部分事實?

  她只看見在事件發生後變得不太和她說話的我,卻看不見沉積在我心底的,名為愧疚感的淤泥。在我不知道的這段時間,逕自走出過去,蛻變、羽化,繼續走向她的未來。事到如今,她大概已經不需要這些淤泥了。沒有傾倒對象的我,往後恐怕也只能拖著泥濘,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吧。

  「……是啊。」

 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。畢竟,讓我身陷泥沼中的人不是別人,就是我自己。這是我必須為一個微小的惡意所付出的代價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老實說,直到這個星期三為止,
我還一直以為更新日是下個禮拜……XD

存稿不知不覺就只剩下一次的量了耶~啊哈哈~
靈感大神還要去渡假多久啊~(即將崩潰貌) 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