需要另開新分頁閱讀者,可試試滑鼠中鍵(滾輪),廢柴格主溫馨(?)提醒您XDD
「情感不發洩對於心身有壞影響,而真正藝術家心中都有不得不說的苦楚,吐之則壞影響不復為祟,便是文藝之於人的情感『淨化』效驗。中外皆然。」

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,遇見了知音。

  「嗚……嗚嗚……」

  「沒事了沒事了,他們都已經被我趕走了,不哭不哭喔……」

  肩膀上傳來陌生的溫暖,就連被淚水泡得一片模糊的視界,也被那由下往上看著我的關心眼神所佔據。

  「真差勁,居然把妳弄成這樣……」她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拿出手帕,輕輕擦拭我臉上和手上的水漬。「要是下次他們再欺負妳,妳就告訴我,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!」

  「……唔……」

  我有點混亂,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才好,只能呆呆地坐在原地不動,隨便她幫我整理被弄得溼答答的頭髮和衣服。雖然我不是不認識她,之前她來找我一起玩時也和她說過一兩句話,但也就只有這樣而已。結果現在竟然被她看到我這麼丟臉的模樣……

  「咦?咦咦?怎、怎麼了?怎麼又哭了?我弄痛妳了嗎?有哪裡受傷了嗎?」

  她似乎嚇了一跳,立刻停下手上的動作,語氣緊張地問我。我想說話卻因為哽咽而發不出聲音,只能一個勁地搖頭。

  「那是……?啊、如果是衣服的話,我應該還有乾淨的,可以先借妳穿喔!如果是課本……沒關係,我們一起去跟院長說,她一定會想辦法的!如果都不是的話……嗯……怎麼辦呢……」

  她表情十分認真地思索著,連眉毛都皺成了一團。

  在這段時間,我努力張大眼睛,環顧四周的積水,倒在一旁的水桶,泡在水裡的紙張,然後又回到她身上。她仍然專注地看著我,視線對上時,我看見她的睫毛眨動了下。

  「……謝謝。」

  「嗯?為什麼這麼說?」

  「……唔~」

  她對我的回應是真的感到疑惑。不過,我其實也不太懂,只是覺得自己必須要對她道謝才行。

  「……呼,算了吧!只要妳不哭了就好!」

  她拍了下手,滿臉笑容地做了結論。

  「妳先站起來吧,別一直坐在水裡嘛。等我把妳的東西收拾好,我們再回房間換衣服吧!不快點的話,晚餐時間就要到了喔!」

  我點點頭,順著她的意思站起來,捏著還在滴水的裙襬走向門邊。之後,我就這麼靜靜望著她小跑步來來去去,將散落的東西一一撿回來,甩乾或擠乾上頭的水分。從頭到尾,她一直帶著和剛才看我時相同的認真表情。

  當時的我還沒有意識到,這個表情已經悄悄固定在我的心中。而從那天以後,便再也沒有任何人欺負過我了。

 

 

  「哇喔……」

  雖然前幾天小杏就已經傳簡訊告訴我這個消息了,但看到實物的衝擊還是讓我忍不住感嘆出聲。晴朗的夜空下,數盞聚光燈的光束籠罩著眼前的巨幅看板,部分光波被反射回來,暈開在下方人來人往的街道。我站在相對無人經過的天橋中央,略微抬頭仰望著在看板上對我展露笑顏的臉孔。

  「──成為溫暖的花朵,在今年秋冬恣意盛放──」

  一旁標語的上方角落處,隱約可見一行較小的字:「模特兒/Ann」。

  Ann是小杏的藝名。在White Dream聽她說要參加甄選不過是兩個月前的事,如今她卻真的做到了,而且過程十分順利。看板所用的照片,適切傳達出了雀躍情懷中包含的自信美,連見過本人的我也移不開目光。

  「……妳認識她嗎?」

  「嗚、咦咦?」

  冷不防在身邊冒出的疑問句害我整個人跳了起來。

  「什麼嘛,是歌澄啊……」看清黑長髮少女身上的制服後,我邊拍胸口邊小小埋怨道:「好歹也先打個招呼啊。」

  「抱歉抱歉,我沒想到妳這麼專心。」

  歌澄口中這麼說,視線卻不時飄向那個看板,神情也泰然自若,好像完全不在意方才讓我受到的驚嚇。

  我知道小杏很漂亮啦,可是別因為這樣就忽略我啊!──本來我是想這麼說的,但看到她抬頭望著看板的側臉時,一閃而逝的熟悉感卻堵住了我的嘴。

  朦朧光線下,黑髮沿著肩和背滑順披下的歌澄,竟有幾分像似我記憶中的小杏。

  依然留著長髮,穿著中學生制服時的小杏。大半時間都帶著開朗笑容的她,偶爾也有沈澱下來的時候,就像現在的歌澄這樣……

  「……妳怎麼會問我認不認識她?一般來說應該不會往這個方向思考吧?」

  結果,中途被回憶干擾的思緒竟意外牽著我回到了正題。

  「直覺。」看見我不甚滿意的表情,轉回來看著我的她反而笑了。「妳的眼神是這麼透露的。或許妳自己沒發現……那既不是好奇,也不是欣羨,硬要形容的話,算是感慨吧?總之是不太可能對無關的他人表示的情感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啊、不好意思。一不小心就說了些奇怪的話。」

  我搖搖頭。「沒什麼。被妳說中了,那是我中學時的朋友……不,應該說我們直到中學一年級以前,每天從早到晚都在一起,說是青梅竹馬也不算錯吧?」

  「是嗎?」

  對於我的回答,歌澄只是點點頭,沒有想再追問下去的意思。她向前一步,傾身倚在天橋護欄前,對著看板輕聲說道:「是個美人呢。」

  「是啊……外表和內心都是。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的日子裡,我真的受到她不少照顧。」

  人的心理很奇妙。如果歌澄主動追問我藏在話中的伏筆,我或許還不會這麼坦率的說出這些過往呢。不,從我修改自己回答的那一刻起,我可能就有想要全部說出來的意思了吧?可是,這又是為了什麼呢?

  「我是在中學一年級時被遠房親戚收養的。在那之前則是住在一個叫做『紅葉館』的社福機構裡……說白一點就是孤兒院。」無視於腦中對這項舉動提出的質疑,我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。「小杏──就是看板上的模特兒,也是紅葉館收容的孩子。打從有記憶起我就認識她了。她直到現在都還住在那裡,不過只能住到明年春天為止。」

  「我聽說過。高中畢業後就得搬出來自立生活了吧。」

  歌澄略微將頭偏向一邊,視線也轉往天橋下方行經的車流。

  「在那裡,各種個性、年齡層的孩子都有;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,也有對自己為何來到這裡一無所知的。但即便如此,還是會有幾個人顯得特別出眾,就是所謂的氣質使然吧?

  「小杏就是這樣。雖然院裡還有其他比較年長的孩子,但她在我們之中,卻總是扮演著大姊姊的角色。有新同伴進來時,第一個靠過去打招呼的是她;哪個孩子被欺負時,主動伸出援手的也是她。不管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,只要經過一晚,隔天她必定又會回復像看板上那樣的笑容。

  「光是待在她身邊,就能讓人覺得安心。不只是紅葉館,在任何地方,這樣的人都是很重要的吧?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歌澄沉吟了一會兒,微微瞇起眼睛。「妳說得沒錯。這幾年我也是這麼被某人照顧著過來的,我可以理解。」

  「是嗎?」我也放鬆肩膀,和她一起倚在護欄上。「那真是太好了。」

  「說起來妳也認識她呢,就是衛啊。妳說過妳們唸同一所中學吧?」

  「──」

  聽到這個名字,我貼著護欄的手不禁震了一下。

  「?」

  「嗯嗯,沒事。」面對歌澄的疑惑眼神,我連忙打哈哈笑著帶過。「我只是有點驚訝……記得黑崎同學以前是個很內向的人呢。」

  「……啊啊,是嗎?」她緩緩點了個頭,但眼中的疑惑神色並沒完全消失。「不過現在完全看不出來喔。她和每個人都相處得不錯,班上和社團的活動也很積極參與呢。」

  「……這、這樣啊。」

  認識歌澄這麼久,我卻從沒更進一步問她黑崎的事。比起好奇心,擋在面前的罪惡感份量要重上許多,令我無法開口。

  黑崎的確變了,而且似乎變了很多。至少就歌澄的形容來看,她已經不是我印象中的黑崎衛了。但這種演變也算是好的方向,我應該可以感到安心吧?我是否也差不多該從泥沼裡走出來了呢?

  「大概是被什麼人影響了吧……這樣不也很好嗎?嗯。」

  可是,還是有些不對勁。

  即使感覺只有一點點,即使我沒辦法具體用言語說出來──

  「……」

  眼角餘光瞥見歌澄,她這次沒說什麼,只是托腮持續凝視著我。深紫色的雙眸裡,除了反射出來的燈光和我的心虛面容隱約搖曳著外,什麼也看不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喔耶,這個月終於慢了一天啦~ (這副可喜可賀的口吻是怎麼回事
最近的星期六幾乎有半天都在睡眠中度過,也就是一般所謂的補眠啦。
所以不知不覺就拖了一天……請多包涵。(道歉給我再有誠意點 

在突然歸鄉的靈感加持下,存稿進度邁入第十三章……
是的,今年以內不會完結。
看著不知會不會過百頁的word介面,心情很複雜啊XD

那麼就請繼續多多指教了~ (標準逃離現場前用語 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承茵。炘羽
  • WW歸鄉?

    姐姐說的好對~每個人都有一種氣質
    特別的是那種只要在身邊就會讓人很安心的那種(燦
  • 說到靈感這孩子啊~總是出去好像走失,回來好像撿到的,
    真是拿它沒辦法~
    瞧瞧,這會兒又在打包行李了呢~大概過幾天又要不見了吧~
    (是在自演什麼啦XDDD)

    yuukaze 於 2012/11/11 20:3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