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

 

  「歌澄,這個。」

  才剛坐下來,連書包都還沒放好,面前的桌上便多出了一本筆記,正是我前天晚上怎麼都找不到的那本。

  「啊啊,果然在妳那裡啊。謝謝。」

  「別這麼說,是我那天收拾東西時,不小心把它也給一併收進包包裡了。」衛搖搖頭,柔和地微笑著。

  「對了,妳今天比我還早到學校呢。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  接過筆記,我故作輕鬆地問道。之前一直非常準時的她,今天早上卻沒有出現在同樣的地方。走出剪票口外發現沒人時,除了有些意外,更強烈的是一種彷彿即將出什麼狀況的異常感。雖然往好處想,也可以將之視為她已經稍微放鬆下來的表徵,但是和雨宮談過那些話後,現在的我實在無法那麼樂觀。

  「嗯?啊,沒什麼啦,只是有點睡不著,起得比平常早而已。」語氣輕快地說完,衛突然向前彎下身子,以極為接近的距離直視著我。「難道妳在等我?或者是有找過我?」

  「……嗯,大概就是這樣吧。」

  明明是和剛才沒有兩樣的笑容,不知為何我卻忍不住向後縮了一下。

  「是嗎?那真是不好意思呢,早知如此我應該先通知妳的……啊,不過妳沒有手機嘛。」

  她點點頭,帶著不知該說是滿意還是理解般的笑意再度站直。我那無疑是本能防衛反應的舉動,她應該也注意到了,但她似乎完全不介意。

  「……比起這個,最近妳一直和我在一起,大坪君會抗議的吧?」

  一來想轉移話題,二來是想試探一下情況,我強壓下漸漸增強的不安,把戲繼續演下去。教室裡還有其他人在,能越不引起注意越好。

  「這妳不用在意喔。他為了考上S大文科,這陣子可是在拼命用功呢。」衛依然一副愉快的口吻,輕鬆地把我傳出去的球頂了回來。「模擬考成績雖然已經差不多進到安全範圍裡了,不過再往前一些總是比較穩當嘛,對吧?」

  妳也是用同樣的話把他支開的嗎──眼前的氣氛讓我不得不把這句猜想吞下去。

  「好在我有妳陪我唸書,否則這段時間我一定會很無聊的。」若無其事說出違和感十足的結論後,衛向前走了一步,看來是想回自己座位去了。「謝謝妳囉,歌澄。」

  「……不會。」

  看著她的背影,最終我還是只說得出這兩個字。

  就像我在演戲一樣,她也在演戲。至少從現在的她可以明顯看出,她的行為和心裡的想法並不同步。或許,在剛剛的回答後面再加句「我也很高興喔」,聽起來會更自然,但面對眼前的她,我卻沒有辦法說出口。

  話雖如此,但若是換成以前那個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的我,應該還是會接受她的說詞吧?頂多再加上一個「原來沒什麼事啊,嚇我一跳」的淺薄感想罷了。她維持表面功夫的手腕,說不定還在我之上──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意識到這個可能性,讓我的心情變得複雜起來。

  「……歌澄。」

  像是要阻止我再想下去一般,她的聲音適時地從前方傳來。我抬起頭,她仍然站在原地,但回過來看著我的神情中,卻隱約透露出幾許類似悲傷的氣息。

  「即使,有一天我消失了……妳也會追上來找到我吧?」

  「衛……?」

  不讓我有回問的餘裕,她的嘴角向上揚起,隨即轉身向前走去。紮成雙辮的長髮尾端輕輕晃動,和我的距離越來越遙遠。

 

  消失?這是什麼意思?

  看著已經回到座位的她,困惑和疑懼以相同的比重在我心裡持續擴散。

  ──不能再拖了。本來是想再過一陣子才和她把所有隱瞞的事全部說開來的,但是再這樣下去的話……

  就今天中午吧。利用只有我們兩個人單獨相處的機會,提早把事情做個了結。這次絕對不是道個歉甚至挨個巴掌就能解決的程度,但無論如何,就算從此以後她會恨我也好,都必須要在她徹底崩潰以前設法阻止她。否則……

  這次,我會被奪走的東西,可能會沈重到超乎想像。

  山雨欲來般的強大壓力,讓我有好一陣子無法將眼神完全由衛的背影移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ukaze 的頭像
yuukaze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