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視一路上對我投以嫌惡或疑問眼神的學生們,我的耳畔只響著自己奔跑的腳步聲和彷彿要破表的心跳。高昂的情緒模糊了我的感官知覺,直到我衝上無人的校舍屋頂時都還在每一次喘息間狂飆。

  逃到這裡就安全了吧……不,怎麼可能。這時候下面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?做出這種事,恐怕很快就會有人來找我吧。我能逃的地方,終究脫離不了這道圍牆。

  稍微冷靜下來後,我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在顫抖,腳也因為剛才的全力衝刺而微微發軟。我找了一處陰影靠牆坐下,十指交握著緊縮成一團。

  沒想到我先前的想像會化為現實……本來,我並不想真的這麼做的。身上帶著美工刀也只是想在必要時嚇嚇他而已,結果卻……

  都是他。是他逼我出手的。我明明那麼低聲下氣了,如果他肯接受我的拜託,選擇放棄的話,那我也不會……

  ……對。我沒有錯。我也是在用自己的方法努力守住屬於我的東西,我根本不需要逃。就算被發現了也沒關係,她的話,一定可以理解我的,就跟從前一樣。

  像是好不容易想起讓自己恢復平靜的咒文般,我細聲對自己反覆說著這些語句,連一秒都不敢停下來。不知道又過了多久,當嘴唇的乾燥和聲帶的刺痛感重新回到我的意識裡時,我才慢慢鬆開自己扣得死緊的手指。

  不意外地,雙手手背上都已經掐出了紅印和指甲凹痕,指尖也殘留著暗紅帶紫的顏色。即使如此,片刻之前那緊握著塑膠刀柄、甚至是揮下的觸感,依然強烈到無法被取代。

  那把刀不在我身邊,大概是掉在現場了。回去找應該也找不到了吧。總之,今天放學後得再去買一把才行。

  他一定不會就此罷休的,所以我也不可以退縮。任何人都不能把她從我身邊搶走。

 

 

  「啊,你就是雨宮同學嗎?今天是你們班負責還器材吧?我們班有人要我跟你說,器材清點的時候好像有點問題,器材室的老師找你過去一下。嗯……就這樣了,我把話帶到囉。」

  簡要說完後,對方禮貌性地揮下手便轉身離去。印象中之前從來沒和他說過話,當然更不可能知道名字,只記得似乎曾在走廊上看過他的臉。

  ──也罷。對我而言,這種只有一面之緣的同學太多了,就算找的是我們班的人,隨便抓一個也有同等效果。不過安全起見,這個人和我的關係還是能多遠就多遠比較好吧?

  是嗎?黑崎?

  剛才的傳話八成是假的。值日並不只有我一個人,但從那段話的內容來看,被找去的人只有我,不太合理。且話還傳了至少三手,我們和三班只是今天湊巧一起上體育課,同學彼此之間不保證都認識,如果要找我,直接請同樣隸屬於二班的同學傳話應該更加有效率。

  手法過於粗糙了點。要是我那天的猜想沒錯,黑崎也差不多該沉不住氣了。

  儘管大概可以預料到她在想什麼,關於她可能的具體作法我卻無從推測。隨著她透露出的異常感越來越明顯,我開始抓不準要將對她的人物側寫修正到什麼程度。現在不上她的鉤,結果一定會比較好嗎?

  稍微猶豫了一會兒,我還是決定照著她的話行動。

  既然是遲早都會發生的事,在這裡逃走的意義便不大了。

 

  午休開始後,已經過了約十五分鐘。從一大早就烏雲密布的天空,不久前開始下起了小雨。沿著無人的操場邊緣走過,距離還很遠時就可以看見器材室仍然敞開的門。不過,裡面似乎沒開燈。天氣好時就算了,現在這種亮度下,即使是正午,室內也只會是一片漆黑吧。

  感覺不像有人在裡面的光線,和為了讓人知道裡面有人而打開的門。

  這裡位在延伸出去的單一走廊末端,前排的樹蔭適當製造了暗影,隱約把器材室和其他部分隔絕開來。就算操場上有誰偶然走過,也不會有興趣往這裡多看一眼。

  ──呼吸突然變得沈重起來。

  原來如此……不是她手法粗糙,而是她已經確信那段傳話必定會產生她期待的結果。

  她早就知道我會看出真正把我叫出來的人是她,以及藏在傳話背後的真實用意,並且會抱著想及早解決問題的心態前來。簡而言之,她也注意到我在懷疑她了。

  和被算透的驚愕感相對,另一種和現狀毫不相稱的豁然卻在心中升起。

  這樣不是正好嗎。等一下就不必多說那些確認彼此目的的前言了。

 

  叩叩。

  在開著的門前停下腳步,我沒出聲,只在門板上輕敲了兩下。

  ……四周依然一片寧靜,彷彿沒有第二個人在這裡。

  剛才走過來的路上,我並沒看見其他人在這附近走動。黑崎她還沒到嗎?

  ……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吧。

  又過了數秒,還是感覺不到有人的氣息。我放輕腳步,一邊聆聽周遭的所有動靜,慢慢走進陰暗的室內。

  右手邊被置物架和桌子隔出數條狹長的走道,左手邊較寬闊的地方也被大型氣墊和跳箱等等佔據,沒有被利用到的地方,恐怕就只有和天花板之間的距離了。或許是天氣的影響,室內也多少帶著點潮溼感。上方積滿灰塵的氣窗,成了照進這裡的唯一光亮。

  就各種層面來說,真的是個私下談判的好地方,比屋頂還適合。

  我背對門口,又向著裡面走進幾步。雖然已經完全進入被昏暗籠罩的區域,眼睛也慢慢習慣了這裡的亮度,但仍然沒看到任何人。

  這到底是──

 

  沙。

 

  一個腳步聲突然在後方響起。距離十分接近,好像聲音的主人就在一步之遙的地方。

  當我回過頭時,透過門外的光線,正好看到後頭的人影雙手將某種棍狀物體高舉的瞬間──

 

──以及,隨著她的動作跳躍起來的長辮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ukaze 的頭像
yuukaze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