需要另開新分頁閱讀者,可試試滑鼠中鍵(滾輪),廢柴格主溫馨(?)提醒您XDD
「情感不發洩對於心身有壞影響,而真正藝術家心中都有不得不說的苦楚,吐之則壞影響不復為祟,便是文藝之於人的情感『淨化』效驗。中外皆然。」

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,遇見了知音。

    鈴鈴鈴鈴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 「嗯……吵死了……」

    意識矇矓中,我伸手拉起一大半掉到床下的棉被,把自己整個人包起來。

    鈴鈴鈴鈴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 鬧鐘的聲音仍然持續著。

    「老姊──!起來了啦!」

    伴隨「碰」地開門聲響,一個聽來活像拖著腳在走路的腳步聲往我的床接近,一把把我的棉被掀開來。

    「唔……不要吵我啦……把鬧鐘關掉,我還要睡……」我口齒不清地嘟嚷著,向牆壁那一面翻過身去。

    「我都被妳吵醒了,妳居然還睡得著啊?」

    唔……這渾小子居然邊說邊用腳踢我……

    「咕……好啦好啦……起來了起來了……呼嚕嚕……」

    捱不過老弟的暴力叫床法,我像條蟲一樣蠕動著從被窩裡坐起來,伸手抓抓睡得亂七八糟的頭髮。

    「真不知道妳買鬧鐘到底是為了叫醒誰用的……」

    看著兩眼瞇成一直線,擺明還沒睡醒的我,老弟嘆了一口氣,走過去把彷彿快要跳起來的鬧鐘按掉。

    反正你也當我的人肉鬧鐘當得很習慣了不是嗎?

    我一團混沌的腦袋中蹦出了這個句子,但我沒有說出口。沒辦法,剛起床時是我一天當中戰力最弱的時候。

    「小啟──!名名起床了嗎?」

    門外隱約傳來媽媽的聲音。

    「應該吧。」

    「弄好就快下來吃早餐喔!開學第一天別遲到了~」

 

    ……媽……妳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很興奮……

    雖然從放榜那天起,她就一直處於這個狀態了。 

 

 

     私立稻屋高中,在我念的國中裡算是不少人心目中的理想學校。除了制服設計獨特、校風自由開放以外,升學率偏高也是一個因素。所以,不只學生,在家長之間也頗受好評。特別是我老媽,她自己也是稻屋畢業的,從我國中時起便一直希望我能考進這所學校。

    我直到今天都還記得收到錄取通知那一刻的光景。老媽比我還要高興N倍,一邊歡呼一邊拉著我的手在客廳裡轉著圈跳舞;而我弟那沒口德的,只是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著我的成績單,久久才抬起頭來,說了一句:

    「我現在開始相信這個世界沒有神了。」

    ……去你的,說句恭喜是會少塊肉嗎?

 

    不過老實說,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。

    一個從小到大遇到考試都是臨時抱佛腳的人,入學考的前一天晚上,還不知死活地在看要還給租書店的漫畫,結果竟然還能低空飛過,安全上壘,如果我是那些抱著一堆書死命狂K的人之一,知道了一定氣到吐血。

 

    總而言之,我就這樣順利穿上稻屋的制服,成了我媽的學妹。

    今天,便是我高中生活的開始。 

 

    「啊,皆名!這裡這裡!」

    離校門口大約還有幾十公尺時,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,聲音的主人還不停對我揮手,一頭披肩的粉紅色捲髮也隨著她的動作跳啊跳的。

    「美、美帆……不好意思,妳等多久了?」

    「沒多久啦!差不多十分鐘吧!」

    對比我的氣喘噓噓,她看起來十分的有朝氣。

    我們這一屆畢業生考進稻屋的並不是很多,女生方面,班上只有我和美帆兩人而已。和我這種吊兒郎當的人不同,美帆從外表看來似乎是個喜歡打扮自己、追求流行、有點少一根筋的女孩子(實際上也八九不離十就是),但在學業方面卻是非常認真。加上她也確實有擅長考試的天分,考上這裡只能說是理所當然。

    「分班結果已經貼出來了唷!過去看看吧!」她燦爛的笑著牽起我的手。「如果還能分到同一班就太好了!」

    「嗚哇,慢一點啦……我還在喘耶……」

    抗議無效,我的腳還是不得不再次向前跑。

 

    公佈欄前早已是人山人海,其中也不乏像我們這樣早就彼此認識的新生。有三個女生彼此拉著手,開心地又叫又跳;另一邊的男生則在看到自己名字後就露出失望的表情,一臉可惜地看向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 混在這堆人群中,我們兩個也專心地找起自己的名字。整個欄位密密麻麻的字,看著看著還真有點眼花。

    「……啊,找到了!」美帆首先發聲。「岡留皆名、片山美帆,C班!」

    「咦?」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。「真的……還排在一起呢。」

    「嘿嘿!這樣新學期就不會寂寞了!我剛剛的祈禱果然有用!」

    美帆一臉得意地望著我。下一秒,她突然立正站好,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。

    「往後我們就是同班同學了!請務必多多指教,岡留同學!」

    「……妳這是在裝什麼生疏啊?」

    被我一吐槽,她立刻嘟起嘴巴。

    「不是這句啦!應該要說『我也一樣,請多指教,片山同學!』才對吧!」

    「哈?朋友都當三年了,幹嘛還演這麼一齣?」

    我可沒在捉弄她,是真的跟不上她的電波。

    「這是儀式啊,儀式。」她嘖嘖兩聲,伸出食指在我面前搖晃。「沒有這個步驟,高中生活就不算是開始了喔!」

    是這樣嗎……?

 

    「片山?是片山嗎?」

    當我的思考模式快被美帆病毒感染的時候,一個比較細的聲音從美帆左方傳來。我們一起順著聲音轉過頭去,那裡站著一個紮著短馬尾的女生,一見到美帆的臉,表情便由困惑轉為驚喜。

    「真的是妳!妳也唸這裡?」

    「望月!好久不見!」

    看來是認識的人吧……正當我這麼想時,美帆已經完全忘了我的存在,蹦蹦跳跳地穿過人群,往那個女生的方向跑過去了。

    ……得救了。馬尾女孩,我不認識妳,但是我謝謝妳。

    在這裡被人群包圍得有些難受,反正不知道她們會敘舊多久,到比較涼快的地方等她吧。

    我轉身從另一個方向鑽出去,逕自往人比較少的地方移動。

 

 

    「好漂亮啊……也差不多到賞花的時候了。」

    一邊自言自語著,我信步走到一排櫻樹前,仰望著這一大片粉色的雪花。

    剛才進校門時匆匆忙忙地,完全沒時間好好看看學校的樣子。在離公佈欄有點距離的地方,沿著通道邊種了一整排的櫻花。看來正值開得最美的時候,放眼望去一片粉紅,每當有風吹過,花瓣便在風中微微飄動。我不由得想像著再過幾天,當這些花朵凋零散落之時,連空氣也被染成櫻紅般的風景。

    這兩天的午餐時光,要是天氣不錯的話,乾脆就在這裡度過也不錯。

    又是一陣風起。這陣風吹得大了一些,櫻樹的擺盪起伏也變得更為明顯。我隻手壓住飛起的頭髮,望著眼前這道櫻色波浪。

 

    ……咦?

 

    眼角的餘光閃過一抹異樣的色彩。

    制服外套的深藍色,在粉嫩的花瓣海中看來特別醒目。

    樹上好像有人?這個時候?

 

    我慢慢地走近其中一棵最大,開得最茂密的櫻花樹下,抬頭向上望。

 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真的有人在……而且,似乎……睡得很熟。

    在開滿花朵的枝幹間,安穩地倚著一個男孩子。他藏身的位置十分隱蔽,周身幾乎全被櫻花掩蓋,不靠近看就無法察覺。

    男孩同樣穿著這所學校的制服,對我的接近完全沒有反應,只有前額淺灰色的瀏海微微地隨風拂動。看來應該已經在這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    新生?……哈哈,不會吧。剛入學就躲在這補眠,也未免太悠閒了……

    所以是……學長……?

    那……我是不是要裝作啥也沒看見,趕快溜掉比較好……?

    腦子裡閃過一大堆可能性,我就這麼持續向上凝望著。身後,新生們交談的喧鬧聲依然不間斷地傳來。

 

    ……喧鬧聲……?

 

    對了……我剛剛怎麼都沒注意到?

 

    我連忙回過頭去,望了遠處的人群一眼,再把目光放回樹上。

    對了……這種感覺……不會錯的,一定是這樣。

    和直到不久前仍然身處其中的人群相比,眼前這個安靜熟睡的他不太一樣。不,更確切地說,是有著一個決定性的不同。

    這種感覺我無法具體以言語形容,但我很清楚這代表什麼。

 

    硬要說的話就是……我無法從他身上感到「活著」的氣息。

    雖然外表看來沒有什麼差異,但他的的確確……不是人類。

 

    (──魂魄,或是靈體,人或動物死後所殘存的意念形態……一般的常識是如此稱呼這樣的存在吧?

    死後本來應該回歸為空,因為留戀、憎恨等感情或外力介入等原因,思念以靈體的姿態,留在寄託感情的場所,徘徊不去──)

    我想起了小時候,老爸曾告訴過我的話。

    打從有記憶時起,像這樣虛無縹緲的存在,我已經看過不下千次。能和理應已經不在人世的「人」見面、交談,是老爸遺傳給我的,與生俱來的能力。也正因為如此,我和老爸擁有相同的視野及話題,父女倆感情好到連老媽都會吃醋的程度。

    只是,自老爸去世以來,至今六年間,我一次都沒看見過他。

    ……是故意躲起來不讓我看到吧?……可惡。

 

    「皆名──妳在看什麼?」

    美帆的聲音由遠而近。她跑到我身旁來,也抬起頭和我望向相同的方向。

    「賞花啊,挺漂亮的不是嗎?」

    「嗯~是滿美的……啊,不是啦!再不快點入學典禮就要開始了,晚點再過來看也行,快走吧!」

    美帆抓住我的手,拖著將我拉出櫻花樹下,向其中一棟校舍的方向跑了起來。

    離去前,我又回過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 那抹深藍色,仍舊在櫻花之間若隱若現。

 

 

    「……那麼大致就是如此。從明天起,各位的嶄新生活就要正式開始了,先預祝各位諸事順心如意。」

    站在講台上的班導說完這句話後,便拿起點名簿等隨身物品走出教室。

    到此為止,入學式全部的流程算是告一段落。教室裡的同學們陸續從座位上站起,拎起書包一個接著一個離開教室。因為才第一天見面而已,許多人都是生面孔,彼此之間當然也沒有太多交談。

    安靜得有點奇怪……突然有點懷念起吵吵鬧鬧的國中生活了。

    也罷,到了新環境不都會如此嗎……一兩個禮拜後就會變樣了。

    「皆名~」

    呃噗!

    「……美帆……雖然看不太出來……妳……變胖了吧?」

    我掙扎著對飛撲到我背上的美帆說出真心的感想。

    「……待會到咖啡館時,罰妳什麼也不准點,只能看我吃。」

    「妳這暴君。」

    「對付妳,剛好而已。」說完她又「嘿嘿」笑了兩聲,才從我身上離開。

    「不過這教室還真大……」在等我收拾的同時,美帆環顧了一下這個未來要待一整年的地方,感嘆般地說著:「該說不愧是名門學校嗎?」

    「人數少也是一個原因吧?剛才我稍微算了算,班上同學只有以前國中時的三分之二而已。」

    「這樣挺好的不是嗎?比較沒有那種關在鴿子籠裡的感覺。」她一邊說著,一邊在已經沒有其他人的教室裡走來走去。

    「我是無所謂啦……比起這個,我比較喜歡這置物櫃。以後什麼東西都往裡面塞就好了。」

    我走到教室後面設置的兩排置物櫃之間。不知該說是厲害還是誇張,兩排櫃子高度都幾乎直達天花板,還附有活動梯子。由櫃門的大小看來,容量應該不小,躲一個人進去恐怕都不成問題。

    「……妳又想在學校裡製造異空間啦?放到過期的麵包、忘了帶回家洗的運動服、還有……」

    「好好好我知道妳要說什麼……我會努力的。」

    嘖,我也不想變成這樣啊……偏偏我在這方面的記憶力不太好……

    姑且先不管這些丟臉的紀錄,屬於我的櫃子在前面這一排的下方,靠窗戶比較近的這一端。我跪在櫃門前面,伸出手指勾住門把,將門向外拉開──

 

    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 「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

    大概有十秒……或十五秒的時間吧。

   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,完全忘了要說話,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,就只是維持著拉開櫃門的姿勢,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。

    相對的,對方似乎也陷入和我一樣的狀態,唯一不同的是眨眼睛的自然反應還能正常運作。

    我們就這樣四目交會,動也不動地用呆滯的表情望著彼此。

 

    咚。

    我的手自己動了起來,輕輕地,慢慢地,把櫃門重新關好。

 

    「嗯?怎麼了怎麼了?有什麼好玩的嗎?」

    美帆一臉興趣盎然地靠了過來,看看我,又看看櫃子,然後將手伸向門把……

    「啊、那個、什麼也沒有啦~~~」

    出於下意識的反應,我立刻轉身擋在櫃子前,用力擠出最燦爛的營業用笑容打哈哈。……只是,得到的似乎是反效果。

    「少來,一點都不像!到底是什麼?我也要看!」

    「呃,這,這個……」麻煩了……還是先把她拖離現場吧。「啊、都這個時間了,妳不是還想去吃點什麼嗎?再不快走就太晚了~」

    「別轉移話題~讓我看一眼再走又不會怎麼樣~」

    「好啦好啦,乖喔,走了走了~今天妳的聖代我請客~」

    就這樣,我又哄又騙又強迫,好不容易才把她大小姐給推出教室門外。

 

    ……其實就算真讓她看了,她也是什麼都看不到……

    不過,至少,現在我暫時不想再開那個櫃子第二次。

 

    巧合這種東西,有沒有那麼隨手可得啊?

 

 

    「……早安~~」

    我將教室的門拉開一個小縫,探頭進去左右張望,同時小小聲地問候著。

    沒有人。

    ……也是啦,現在才七點剛過,有人到了的話我還比較驚訝。

    會在這種違反我個人原則的時間到校,應該是至今為止的人生中第一次吧?

    昨晚躺到床上後一直沒怎麼睡著,腦子裡動不動就浮現出那個櫃子裡的景象。能讓我愣在當場那麼久,一定不是幻覺。

    該不會到了明天也還在吧?為什麼偏偏是我的櫃子啊……

    就這麼胡思亂想、半夢半醒地迎來了早晨。反正再躺下去也沒多少時間好睡了,乾脆早點出門吧。順便利用教室裡還沒有其他人的時候……

 

    我再度跪坐在自己的櫃子前面,盯著它看了好一會兒,才伸手勾住門把。

    吸一口氣,接著,向外拉開。

 

    「……沒有……」

    空空地。

    除了底板一層薄薄的灰塵外,真的什麼也沒有。

    確認清楚眼前的事實後,我吐了口大氣,雙肩也跟著向下沈。

    ……不知為何,在放下心的同時,竟然感到一點微微的失望。

 

    「是嗎……還以為是我想太多了……妳果然看得到啊。」

 

    咦?

    從我身後,有個聲音清楚地傳進我耳朵。

    我慢慢回過頭去,他就站在我後面,似笑非笑地看著我。

 

    淺灰色的頭髮,海藍色的眼瞳,冬季制服的深藍色外套。

    昨天在櫻花樹上,看來毫無防備的睡相。

    第一次打開這個櫃子時,和我四目相望的臉。

    而現在,他就站在我眼前。

 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我從地上站起來,連裙子上的灰塵都忘了拍,面對面盯著比我略高一些的他。

    然後,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……

 

    摸了摸他的頭。

 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 「……真的在耶。」

    「……呃……」

    「……嘿嘿~」

    我居然在這種奇妙的狀況下笑了……還笑得這麼詭異……

    「那個……妳還好嗎……?」

    「嗯,很好啊,精神和心情都是。」

    「……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小狗……」

    「喔,別在意別在意,這是我打招呼的其中一種方式。」

    「……」

 

    「話說回來,」又玩了好一陣子我才收手,指指我的櫃子,「昨天你怎麼會躲在裡面的?」

    「不是昨天……從半年多前就是了。」他一攤手,「反正也沒人用。」

    「唔~」我將雙手交叉在胸前。「那……現在怎麼辦?」

    「什麼怎麼辦?」

    「櫃子啊。」我看看櫃子,又看看他。「從昨天開始,這一格已經是我的了……那你要窩哪裡?」

    「……再找吧。總會有沒人碰的地方的。」

    看著他無奈的笑容,我心裡隱隱升起一股罪惡感。雖然我是在行使我的正當權利,但總覺得……好像在攆他走似的。

    「呼……算了。」我嘆了口氣。「我不用了,給你吧。」

    「咦?可是……」

    「學校裡完全沒人的室內空間不好找,這樣我好像在害你無家可歸。」我蹲下看著仍然維持開啟狀態的櫃子。「反正這櫃子名義上還是我的,如此一來也可以保證不會有人動它。」

    「這樣的話……妳呢?」

    「我?沒差啦,少個地方放東西而已。」此時我想起美帆昨天吐槽我的話……哼哼,這下可是名副其實的異空間了。「就當作在櫃子裡養寵物吧。」

    「……我應該說謝謝嗎……」

    「OK了?很好,那就這樣啦。」無視他彷彿掛著三條黑線的表情,我語調輕快地做出結論。「我叫岡留皆名,預祝以後相處愉快囉。」

    「……羽澤冬,原來隸屬2C,」這回他露出了微笑。「以後就麻煩妳了。」

 

    於是,出乎預料之外的,高中生活的第二天起,我多了一個朋友。

    雖然只有我看得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相隔超過一年的第二篇(笑)

事實上早在第一篇公開後沒多久就寫好了,
只是因為種種我也不知道怎麼說的因素,到現在才放出來XD

目前整部作品的前半大綱差不多都想好了,
比較重要的後半還跑不太動……
不過可以確定,這部作品會走比較溫暖的路線。
黑化物寫多了,偶爾也得自我治癒一下(喂)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天然捲小姐
  • 有種輕鬆治癒的感覺((拇指
    我大概每看完一篇就會留言吧((笑((你很煩
  • XDDDDDDDDDDDD
    目前還沒有人這樣做過的說wwwww
    沒關係,留幾則我就回幾則,所以放心出手吧!(咦

    yuukaze 於 2012/11/19 01:3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