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剛才從廢墟中爬出來時,身上也有幾處擦傷,衛仍然不顧一切地拼命跑。在走廊上,和她擦身而過的人無不對渾身沾滿沙土的她投以疑惑的目光,她卻一點也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在意,一步跨兩級階梯衝上樓,毫不停歇地抵達教室,猛力拉開門。

        「哇!」

        衛的手還握著門把,氣喘噓噓地向教室裡看,同學們已經差不多都走光了,眼前只剩下一個正準備要拿起書包,卻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暫停動作的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 「呼啊……我還以為怎麼了,黑崎同……學?」

        聲音的主人──大坪孝輔,在確認來人後安心地放鬆肩膀,正想走近時,衛灰頭土臉的樣子和焦急的表情映入眼簾,讓他不禁又遲疑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 「大坪君……只有你一個人在嗎?其他同學呢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應該都去社團或回家了吧。我才剛從導師辦公室回來,不太清楚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衛咬牙低吟了一聲。在這種最需要人的時候,偏偏卻……田徑社今天不在校內練習,現在可能也都離開了,怎麼辦……

        「那個……黑崎同學?怎麼了嗎?」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沒辦法……大坪君,拜託了,跟我來一下!」

        「咦?等、等等……要去哪裡?」

        「歌澄她在舊車棚那裡……先別問了,快點!」

        衛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抓住大坪的手腕便拖著他向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 就算只找到一個人,也總比只有自己一個強得多。更重要的是,現在的衛滿腦子都想著歌澄的情況,她只想盡早返回歌澄的身邊,已經沒辦法冷靜下來思考了。

        大坪雖然不明究裡,但也感覺到了情況有異,於是也加快腳步跟上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望著兩人在樓梯口消失的背影,站在教室另一個門前的雨宮遂星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「一,二,三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 隨著她給出的信號,我們兩人望著寫有歌詞的筆記本,一起開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 在午休時間的屋頂上,我和她背靠著欄杆坐下,輕聲唱著前幾天在商店街一起聽到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 那時,我們經過一家唱片行門口,店裡的廣播正好放著這首曲子。當下我倆都有點意外,這首歌並不是最近才出的新曲,竟然還能在這種地方聽到。接著,我們的話題自然轉到了這上面,發現我們都在差不多的時期接觸到這首歌,而且都很喜歡它的曲調和意境。

        「對了對了,要不要來一起試著唱唱看?」

        不知是怎樣的發想,她突然冒出了這個提案。

        「咦?在這裡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不是啦,明天中午好嗎?我會寫一份歌詞過來!」

        她很開心地說,由於這首歌的副歌部分有和音和重唱的橋段,只有自己一人唱,總覺得不夠過癮。加上她身邊聽過這首歌的人不多,會唱的更是一個也沒有,所以一直沒有機會跟其他人和音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 於是,以那首歌為契機,我們開始了午休的合唱時光。每天中午,在屋頂上吃完便當後,她便拿出用來抄寫歌詞的筆記本,打開到最新進度;接下來的十到十五分鐘,我們便看著歌詞本,以彼此聽得見的聲音交換著歌聲。除了新增的曲目外,也會回頭重溫前幾天唱過的歌,大概要唱個三到五首後才算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 「真的很好玩,果然跟我想像的一樣呢!」

        有一回,她在結束後邊喝著茶水邊這麼說。

        「妳的歌聲很好聽呢,和我搭配真是可惜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 空靈縹緲──這是我所能想到最適合的形容詞。雖然不屬於中氣渾厚的類型,聽來卻使人十分放鬆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「才沒這回事呢!」她笑得燦爛。「我也很喜歡妳的歌聲喔。高低音都能輕鬆應付,音調也很有精神的感覺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唔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 被她這麼一說,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應對,只好急忙將手中的茶杯送到嘴邊。

        「再說,唱得如何只是其次,覺得快樂才重要啊!」

        我望向她的臉,正如她所說,名為快樂的情感似乎可以從她的眼神中流瀉出來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 「……嗯。我也覺得很高興。」

        由衷地說出這個感想後,我仰望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 晴朗眩目的藍天上,幾朵白雲正緩緩向遠方飄動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