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到倉庫的門前,正想在門上的石盤按下密碼打開門鎖,但看到石盤的樣子後,我不禁愣了一下。

     石盤上由零到玖,裝有十個數字按鈕,而其中的四個是已經按下去的。

     這麼說來……有人先到了?

     是一起玩捉迷藏──不,進行「鬼遊儀式」的同伴嗎?

     還是那個……在上次的儀式中被選出來,負責抓我們的……

     吞了口口水,我硬著頭皮將門推開了一條小縫。除了門板移動的聲音外,在腦中迴盪著的只有我自己的心跳,砰砰地響。

     裡面沒有任何動靜。我吸了口氣,壯起膽子探頭朝裡面看去。

     堆滿古舊櫥櫃和雜物的倉庫裡,飄散著一股灰塵的味道。儘管不是從來沒進來過,我仍然覺得連盞燈都沒有的倉庫裡,瀰漫著讓人十分緊張的氣息。就好像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躲藏在暗處,隨時可能張牙舞爪地出現在眼前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 手上沒帶著蠟燭,我依循著先前的印象,躡手躡腳向較深處前進。

     還是安安靜靜的。有人嗎?真的有人在嗎?

     感覺到冷汗沿著背後滑落。我一邊左右察看著,一邊舉步輕輕踩下……

 

     嘎吱!

     「呀!」

     意識到那是自己的尖叫聲時,我趕緊摀住嘴巴。

     糟了……只不過是踩到翹起的地板而已,叫那麼大聲幹嘛!

     比這更不妙的是,此時竟然從倉庫內部那裡傳出挪動東西的摩擦聲!

     「嗚……」

     這裡果然有誰在!怎麼辦?還是趁著對方出來前,趕快開門逃跑吧!

     門就在身後,沒有多遠,轉過身去跑一兩步就能摸到了……

     快啊!快動啊!再不跑的話……再不離開這裡的話……

     「霧繪?是霧繪嗎?」

     對方突然開口說話了!而且,這個聲音,我曾經聽過……

     「菖蒲……?」

     緩緩放下摀著嘴的雙手,我試探性地朝聲音傳出的方向回話。

     「霧繪!太好了,真的是妳!」

     在倉庫後方的夾層那裡,又傳出更多移動東西的聲音。

     「快點,我在這裡,妳快過來!」

     我越過眼前的雜物向那看去,隱隱約約,一個晃著短短雙馬尾的嬌小人影正對我拼命招手。

 

 

     「妳知道巫女的人選,是由一場捉迷藏遊戲所決定的嗎?」

     巫女姊姊認真地看著我問道。

     「唔……」

     我不自覺地用食指點著嘴唇,努力在記憶裡搜索。

     從那天以後,只要幫我打開牢房大門的神官大人離開,我就會偷偷把臉上的面具拿下來,等到離開前再戴上去。巫女姊姊雖然還是不常露出笑容,但她幾乎每天都會和我說上幾句話。即使她沒有交代,我也很清楚,這件事不能夠告訴任何人,是只屬於我們兩人的秘密。

     「那也是一種儀式,名為『鬼遊』,實際上就是捉迷藏。」

     見我還是一臉迷糊,她略微轉過身來面對我坐好。

     「每到選出下任巫女的日子,冰室家就會以這整座屋子為範圍,集合親族裡所有七歲的女孩子舉行儀式。負責抓人的『鬼』,也是上一次的儀式裡一起選出來的。儀式開始前,會先用裡面裝了錐子的面具戴在她的臉上,戳瞎她的眼睛,儀式中她便以聲音為指引,在宅邸裡到處找尋躲起來的女孩。」

     「咦……那,當『鬼』的那個人,不是會很痛嗎?」

     「這也是沒辦法的……這就是她的命運。」

     之後,巫女姊姊看著我的表情思索了一會兒,似乎在猶豫該怎麼說下去。

     「還記得我對妳說過,不要第一個被鬼抓到,也不要直到最後都沒被抓到嗎?」

     「……嗯。」

     見我點點頭,巫女姊姊繼續悠悠地說:

     「一般玩捉迷藏的時候,第一個被抓到的人,就得當下一回合的鬼吧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啊。」

     「懂了嗎?」

     也就是說……第一個被「鬼」抓住的女孩,在下一次的鬼遊儀式前,就得戴上那個有錐子的面具……把眼睛給……

     「那麼,為什麼也不能留到最後一個,妳想通了嗎?」

     隨著她的引導,我的心裡已經慢慢浮出了答案。我抬起頭看著她,臉頰僵硬到連我自己都感覺得出來。

     「我就是在十年前的儀式裡,留到最後一個的孩子。」

     說完這句話,巫女姊姊淡淡笑了一下,便低下頭捧起湯碗。

 

 

     「妳一直都躲在這裡嗎?」

     將用來遮擋我們的矮櫃、箱子等等東西重新堆好後,我坐下來對菖蒲問道。

     「倒不是。我一開始一直繞著整個房子亂跑,跑到隔壁那個放滿牌位的房間時,聽到從回廊那裡傳來好像是『鬼』的聲音,就先躲在放牌位的桌子底下。等她往大廳那裡走掉了,我才跑來這個倉庫裡。」

     這樣啊。所以,倉庫的門應該是菖蒲打開的沒錯吧。

     「妳來這裡的時候,有遇到『鬼』過嗎?有沒有誰已經被抓到了?」

     菖蒲的聲音有點急切。但我只能對她搖搖頭。

     「我不知道。一路上我沒有遇到任何人。」

     「這樣啊……」她原本期待的情緒立刻冷卻下來。「我還在想,要是已經有第一個被抓到的人了,就要趕快主動去找『鬼』,早點被抓的呢。」

     菖蒲是和我同年紀的堂妹,在一起玩的同伴裡,就屬她和我感情最好。每次我完成給巫女姊姊送飯的工作之後,她總會選個沒有別人在的場合,要我告訴她今天巫女姊姊怎麼樣了,我都和她說了些什麼話。本來,我害怕和巫女姊姊聊天的事被發現,無論如何都不肯說;直到真正的「儀式」那天,看著一群神官們圍在巫女姊姊的周遭,帶著她消失在月讀堂的大門後,我才找了個機會,偷偷告訴菖蒲實話。正因為這樣,菖蒲也知道了關於冰室家儀式的具體內容。

     雖然聽說巫女姊姊的「儀式」成功了,但我們還是怕萬一讓大人們知道這件事,我們會受到嚴厲的處罰,所以至今我們一直沒把這件事說給其他人聽過。

     「總覺得……有點難過。」我抱著自己的膝蓋說:「如果早點把這些事跟參加這次儀式的其他人說就好了……這樣好像……好像在害她們似的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可是……沒辦法啊。」菖蒲也縮起身子。「要是說了出去,不知道會變成怎麼樣……她們應該會原諒我們吧……?」

     因為我們太害怕了,所以……

     因為這是她們的命運,是生在這個家族的女孩的命運……

     巫女姊姊漠然中帶著放棄的表情,又浮現在我的眼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ukaze 的頭像
yuukaze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