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

     ……啊。 

     走在被朝陽浸潤成一片燦爛的走廊上,我看見了一個存在於記憶中的人影朝我的方向走來。

     「早。」

     他也看見了我,極其自然地對我打招呼,帶著似有若無的淺淺微笑。

     在此同時,我腦海裡卻浮出另一個場景。那是昨晚的學校屋頂。在銀白色的冰冷月光下,他站在隨時都可能墜落的地方,在我身旁迎著強風,闔上雙眼。

     當時,他周身散發出來的決絕感,在眼前的這個他身上卻完全看不到。

     「……真好啊。」

     「什麼?」

     「沒事。」

     我露出一絲不知算不算得上是笑容的微笑,打開他身旁的教室拉門。

 

     如果昨晚的事情全是真實,那麼,這傢伙的異常程度應該不亞於我。

     事情開始……變得有趣起來了。

 

 

     「噹噹!」

     伴隨著一聲如常充滿活力的聲音,衛輕快地掀開便當盒蓋。

     「哇啊……今天是怎麼了?會不會太過頭啦?」

     「嗯?會嗎?」在說這句話的同時,她仍然笑得十分燦爛。

     我只能微微點點頭。「這麼多……我們都是女孩子耶。會吃不完啦。」

     平常她做的便當就已經份量十足了,今天說是升級版也不為過。雖然每一道菜份量都不大,但種類卻多了好幾種。全部加在一起,即使是食量較大的運動選手也能輕鬆餵飽吧。

     「沒關係沒關係。只要我們兩個一起努力,一定能全部吃完的喔!」

     ……真不知道她這句話的根據到底在哪裡。

     不過,這畢竟是她的心意,拒絕的話似乎有些說不過去。

     「……是是,我明白了。」

     我伸出手,拿起離我最近的飯糰,咬下一口。

     「對了……昨天晚上,歌澄去哪裡了嗎?」

     「嗯?」

     這句冷不防冒出來的話,讓我停下咀嚼的動作,抬起頭來。衛仍然微微笑著,但不知為何,我從她的眼底卻看到一絲落寞。

     「為什麼這樣問?妳有找過我嗎?」

     「也沒有刻意地……其實呢,我看到了。」

 

   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………!

     我的神經線突然緊繃起來。

     我自己也很明白,像昨晚那樣的事,看在大部份人的眼中,一定是十分奇怪的景象,即使那對我來說只是生活的一部份。如果她看見的是這個……那麼,她接下來的問題,我該怎麼回答呢?

     「社團活動快結束時,我走近校舍入口,看到妳正要往樓上走去。我本來想出聲叫住妳的,卻忽然想到了什麼而遲疑了一下……妳就這麼走遠了。」

     「啊……是這樣啊。」

     我偷偷鬆了一口氣。幸好她看到的不是我所擔心的。

     但是,衛的下一句話,又讓我緊張了一陣子。

     「我記得妳昨天中午才說過,妳不喜歡放學後還留在學校裡啊……那個時間,天已經都快黑下來了,學校裡也幾乎都沒人了……妳還留在這裡做什麼呢?」

     衛疑惑地望著我,她清澈的橘色雙瞳,此時竟如同火焰般熾熱地投進我心裡。

     「這個啊……我要離開的時候,谷間老師叫住我,說是關於上次的報告,有些事情想跟我說,所以……」

     不可否認,我確實猶豫了一下,但幾乎已成本能的說謊技巧還是順利地發揮,讓我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堆台詞。

     「啊,是嗎……原來是這樣啊。」衛如同確認般輕聲說著,垂下睫毛。但下一秒,她又抬起頭,再次瞇起眼睛笑著。「真是的,害我稍稍難過了一陣子呢。想說既然今天有空,怎麼不過來找我……或是等我一起回家……之類的。」

     「抱歉,害妳胡思亂想。還好妳沒一個人悶在心裡。」

     「嗯。」衛再次睜開眼睛。和剛才不同,這次的眼神傳達的感情是完全的相信和溫柔。「對我來說,歌澄是我在這個學校所交到的第一個,也是最好的朋友喔。如果歌澄也是這麼想,我會很高興的。」

     「嗯。」

     「那,就開動吧。我也餓了呢!」

     說完,她便拿起筷子,挾起離她最近的魚板。

     這回,反倒換我停下動作,微笑著看她滿足的表情。

     為什麼……肩膀上會傳來一股沈重的感覺呢……?

 

 

     「不好意思喔!如果今天沒有集訓的話,我也想留下來幫妳的……」

     衛對我雙手合十,一臉真的很過意不去的表情。

     「沒關係啦!今天本來就不是輪到妳啊。」我下意識地搔搔臉頰。這是我在感到不知所措時會出現的小動作。「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,倒是妳,選拔賽快到了吧?這種時候更不能缺席喔。」

     「嗯……確實是如此。」她點點頭。「那我就先走囉……加油。」

     我對她回過頭來的背影揮揮手,便又繼續擦我的黑板。

 

     今天本來該是我和另一個叫大坪的傢伙一起當值日的……該說他腦袋少根筋嗎?居然在最後一節下課時跑到我座位上來,沒頭沒尾地說:

     「抱歉喔!我今天要打工,那裡的店長不准員工遲到的,所以……值日的工作就麻煩妳囉。」

     當時他的表情和動作,就和剛才的衛如出一轍。

     唉。為什麼這種哀兵政策始終對我有效呢?

     我就這麼愣愣地點點頭,回了句「喔」。

     那一瞬間,大坪露出宛如得救了一般的笑容。

     說真的,那笑容……看來讓人十分舒服。

 

     然後,就演變成這種局面了。

     在黃昏的教室裡,我拿起沾濕的抹布,由上往下,一排排地努力擦去黑板上殘留的粉筆灰。

     未乾的水漬,讓黑板看來好像有兩個顏色似的。

 

     「『你現在在什麼地方、正在做什麼呢……在那裡也能見到眼前這片天空嗎……』」

     在一個人的教室裡,我輕聲地唱起歌來。

     在我看來,除了夜色外,最美麗的光景非夕陽莫屬。

     那是一天即將結束的信號。和大白天時明明無所不在,卻又沒有強烈存在感的陽光不同,在柔和而鮮豔的光線裡,透出能令人沈澱下來的淡淡氣息。

     如此美麗,卻也如此短暫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才使人印象深刻,難以忘懷,甚至為它而感到惆悵。

     此時,這裡彷彿已不是平常的教室,而是其他的地方……是只屬於我一人的空間。

     橘紅色的光線照在制服上,帶給一片黑暗的我些許光彩。

 

     「……只有妳一個?」

     身後傳來曾經聽過的聲音。上一次,也是像這樣背對著聽見的。

     我並沒回頭。因為我認得出來。

     「你還沒走?在等天黑嗎?」

     「雖然是想這麼做……但今天不行。」人聲暫時中斷,接著傳來椅子被拉開的聲音。「偶爾也得早點回家當好孩子啊。」

     「是嗎?」

     「那,妳呢?工作做完後就要回去了嗎?」

     「大概吧。昨天沒睡好,今天想早點補眠。」擦完最後一行黑板,我拎著抹布轉過身來。「疲倦可是治胡思亂想最好的特效藥呢。」

     「沒錯。」

     坐在講台下第一個位子上,雨宮正微微笑著。

     「……看來你好像也很閒嘛。接著。」

     我將手中的抹布向前拋出,而他也用一隻手穩穩地接住。

     「好處呢?」

     「啥?」

     「我可不做白工的。」

     ……看來我對他的第一印象需要大幅度修正。

     「很抱歉,正經的好處沒有。我很窮,沒餘錢請人吃飯。課堂筆記也只有我自己看得懂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所以?」

 

     雖說沒有必要,但此時心中的某個角落,浮起了想玩玩的念頭。

     接下來我所說的,算是我對他的「測試」。

     這個提案,若是你答應下來的話……或許,以後我們會很有話聊。

 

     「我會以我的方式,讓你有值回票價的感覺。」說這句話時,我不由得露出促狹的笑容。「至於詳情是什麼……現在的我還不知道。不過,絕對不會是違逆我原則的事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這算是在勾引我嗎?」

     「隨你怎麼解釋。」

     「我如果拒絕呢?」

     「無所謂,我也沒什麼損失。」

     對話進行到這裡,他的笑容也變得意味深長起來。

     「妳經常對才剛認識不到三天的人這樣說嗎?」

     「不。因為是你,我才有這種念頭。」

     「不怕我會關不住嘴,讓大家都知道剛才妳所說的話?」

     我笑著搖搖頭。

     「你不會這麼做的。因為……你說過,我們是『共犯』啊。雨宮。」

     講到「共犯」這個字眼時,我刻意壓低了音調。

     彷彿回應我的笑容一般,他也陰沈地笑著,站起身。

     「不錯嘛。我對妳刮目相看了,如月。」

     「彼此彼此。我也滿高興的哪。」

     他轉過身去,順手提起我放在講台前的水桶,走出教室。

     也在這時,我完全確定了我心中的猜測。

     雨宮遂星……這傢伙,的確和我擁有相同的氣息。

 

     ──唰。

     突然,從教室後方傳來一個類似移動腳步的聲音。

     我迅速轉過頭去,望向有些微暗的聲音來源。

     「……衛?怎麼了?站在那裡發呆?」

     視線所及之處,衛的身影正倚在後門,表情宛若大夢初醒一般。

     「啊,我……我把毛巾忘在置物櫃裡了,所以回來拿的……」

     「是嗎?想不到妳也會忘了東西呢。」

     「嗯……」

     她沒再說什麼,只是快步走到自己的櫃子前,打開櫃門。

     「那個……」

     「剛才,和歌澄在一起的人……是雨宮吧?」

     在我想搭話時,她卻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。

     「……是啊。」

     雖然有些在意,剛才我們說的話她到底聽到了多少,不過我也不知該怎麼開口問她。那些話,即使在我和雨宮看來沒什麼特別,對身處於「日常」中的普通人來說,應該……不,一定會引起不小的誤解。

     就在我還在思考這些事時,衛卻抬起頭來,用一種我從沒看過的眼神望著我。

     和平常溫暖而清澈的雙瞳完全不一樣,那是一種混雜了恐懼和擔心的眼神。即使是我,也不由得為之一震。

     「歌澄還是別跟那種人接近比較好……雨宮他……有種危險的感覺……我很怕那種人,所以……我不希望妳和他扯上關係。」

     「……」

     「就是這樣……我……要趕回去練習了。」

     說完,衛雙手死抓著毛巾,以比剛才更快的速度,幾乎像是逃走般衝出教室。

     結果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深處,我都沒辦法對她說任何一句話。

     ……一定,是因為那一瞬間的眼神太過懾人的緣故吧。

     衛她……為什麼會露出那樣的眼神呢?

     不是嫌惡,而是深沈的害怕。

     如果,她知道我的另外一面的話……也會用這樣的眼神來看我嗎?

     我就這麼站在原地,腦子被這突來的衝擊所佔據,一動也不能動,直到雨宮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為止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後記:

第二編目前進度只到第二章開頭。
照這麼看來,第一編全貼完後大概要休息好一陣子了(遠目)。
近來工作上有了變動,日後寫文的時間也會變少,
說不定到時真會變成一季一po(遠目again)……

第一編的剩餘部分,固定在每月22日左右發文。
會選這天沒什麼特殊含意,單純只是不知不覺中就變成這樣而已,嗯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