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去吧。以後你們兩個就是實質意義上的『共生』體囉。」

  當我第一次站在這間病房外時,翠翠對滿臉驚愕的我笑著說出這句驚世駭俗的話……在當時的我聽來是這樣。

  「……我姑且放低姿態問妳一次,妳到底想把我怎麼樣?」

  「嗯?不對不對,不是『想』把妳怎麼樣,而是『已經』怎麼樣囉。」

  「如果妳那麼想了解被殺的滋味,我可以立即成全妳。」

  「好好好~還這麼有活力,真是好孩子,乖乖。」

  她大力地搓著我的頭,把我的頭髮都搓亂了。

  「──不過哪,從今往後,他就是唯一能讓妳活下去的人。反過來,妳也一樣。以我目前的後備知識來看,這句話應該是真的。」

  下一瞬間,翠翠卻瞄著牆上的名牌,語調冰涼地開口,連周邊的空氣也好像為之凍結一樣。

  「……我好歹是當事人,至少我有知道詳情的權利吧?」

  「呼~這年頭的中三女生還真是麻煩呢。」

  方才那種泡過海水般的凜冽一下就煙消雲散,翠翠又掛上了她招牌的欠揍微笑。

  確定我也是DSS的病患後,院方馬上就把我的血液樣本資料和目前院內所有的DSS患者資料進行比對。每個DSS患者所產生的毒素都有自己的型態,雖然因為病例不夠多,資料並不完整,但院方已經發現到某些特定的型態間會產生互相抑制的作用。換句話說,可以互相抑制的兩個人,只要把彼此的血當成藥來使用,就可以延續雙方的生命。在找出徹底根治這種毛病的方法以前,這算是最好的代用手段了。

  「該說是妳運氣好嗎?在妳進來前三個星期,正好出現了一個可以跟妳配對的case。雖說也可以先用藥物之類的輔助療法擋一下,不過並不是對每個人都有效,像他就是──」翠翠向房門使了個眼色。「已經有部分的臟器功能明顯下降了,速度比更早之前進來的患者還要快。要是再等不到適合的患者,他大概不久之後就得跟維生儀器當好朋友了吧。」

  我緊挨著翠翠,透過微開的門縫向房間裡看去。因為角度的關係看不太清楚,只能隱約瞧見床上的人偏黑的藏青色頭髮,及在對比之下顯得更蒼白的睡臉。

  「剛才妳還沒恢復意識前,我已經讓你們先交換血液一次了。結果一如預料得好呢,不管是對妳,還是對他。」

  翠翠在我耳邊促狹地說。後來我才知道,這段患者之間第一次交換500c.c.血液的過程,還被某些相關人員和病患冠上「契約」的戲稱。

  「所以呢,不管再怎麼突然,你們都要好好相處喔。」

  我還來不及質疑翠翠語尾那似有若無的「呵呵」是什麼意思,眼前的門就被拉開一個大縫,同時背後被她一推,整個人踉蹌地向前跌進房裡。

  「妳──」

  好不容易穩住腳步,才回過頭正想發作,房門已經被緊緊關上了,外頭還傳來似乎很愉快的腳步離去聲。

  「……好了啦,她也就只剩下這點生活樂趣而已,隨她去吧。」

  「話不是這麼說吧──咦?」

  意識到有另一個聲音在跟我對話,我緩緩轉過頭。

  「啊,不好意思,雖然我不是有意的,不過妳們剛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。」

  「……有那麼大聲嗎?」

  「倒不是……呃,該怎麼說……好像就是那個吧,交換血液之後的副作用。」

  「啥?」

  「有些病患在換過血之後,可以在腦海裡和自己的供血者直接對話……沒人跟妳提過嗎?」

  ……哈哈。今天真是由一連串的意外組合成的幸運之日啊。

  〔反正很快就會習慣了,沒關係啦。〕

  「──啊咧咧!?」

  「如何?聽到了吧?」

  看著抱住腦袋一臉驚恐的我,對方似乎覺得很有趣而話中帶笑。

  不過和翠翠不同,他的笑容並沒有讓人焦躁的成分。

  〔別、別隨便觀測別人的思想內容啊!〕

  〔抱歉抱歉。之前曾經聽其他人說過可以這樣玩,忍不住想試試看。〕

  〔……〕

  如果你能表現得更符合你現在的處境,我會很感謝你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