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

   「……你在問誰?」

  「還想要追上去嗎?就憑妳現在這個樣子?」

  完全不帶一點責問、擔心或同情等情緒成分,雨宮的口氣沈穩到接近冷漠的程度。

  「……與你無關。從現在起發生的所有事,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。」

  丟下這句話後,我便再次走向仍然敞開的教室門口。

  在距離腐朽的門框還有寸許空間時,一個腳步聲迅速從我身旁掠過,搶先一步把木製門板用力拉上。

  聽著沈重的聲響在耳際迴盪,我輕嘆口氣,垂下了肩膀。

  「可以讓開嗎?」

  至此我不得不抬起頭,正眼看著擋在門把之前的雨宮。

  「不可能。如果妳執意要去的話。」

  雖然天空餘暉已經幾乎散盡,使我無法完全看清他的表情,但他的語氣仍然和方才同一,感覺不到絲毫動搖。這也難怪,畢竟他也算是看過地獄長什麼樣子的人嘛。

  「……你這又是何必?我不記得我有拜託過你阻止我。」

  「是沒有過啊。明明是和我毫無關係的人,我也不懂自己到底在堅持維護些什麼。」

  這句話讓我暫時陷入沉默,略微移開了目光。

  「不提現在,要是剛才沒有及時攔住妳,等妳發洩夠了,接下來整件事會變成怎樣,妳想過了嗎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當然不是指妳,反正妳也不在乎自己吧。當事人不是只有妳,事情一旦鬧大,妳原本想保護的對象也會連帶面對額外的負擔,這樣也沒關係嗎?」

  「……你想說的就這樣?」

  沉默又一次降臨我們之間。藉由夜色的掩護,我放棄了隱藏從心中溢出的疲憊感。

  「情況早就越過了界限。太晚了。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了。就算我把剩下的東西也毀了,最糟也不會比現在差到哪去。」

  所以,全部都無所謂了。

  消失吧。破壞吧。去死吧。去死吧。去死吧。去死吧。去死吧。

  包括我在內,應該消失的人,不該存在的事實,全部──

  「那麼想死的話就自己去死啊,不要給別人添麻煩。」

  腦海中的聲響嘎然而止,依舊望向虛空的我睜大了眼睛。

  「黑崎和大坪都還活著。只有今晚的休息絕對不夠,到了明天,還有逃不掉的日常要應付,妳還打算再給他們加上多少壓力?」

  儘管基本上還是一片漠然,雨宮的這段話卻多出了剛才沒有的壓抑。

 

  「歌澄……?妳……怎麼了嗎?」

 

  剛回復意識的璃菜,給我的第一句話,第一抹表情,竟然是透明無瑕的擔憂和困惑。

  她大概永遠都不會理解,這對我而言是最殘酷的拷問刑罰。

  「……給我閉嘴。」

  不知何時,聲調壓低了八度的語句已經接二連三脫口而出。

  「你又知道什麼?你是以什麼立場在跟誰說話的?」

  「──……」

  當我再度移回視線時,隱約看見的,是雨宮瞬間轉為驚愕的神情。

 

  長期以來,我以為早該徹底沉眠的陰暗情感,在此刻一口氣全數湧上。

  我伸出血跡尚未全乾的左手,抓住雨宮的手腕猛力向下一拖──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ukaze 的頭像
yuukaze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