需要另開新分頁閱讀者,可試試滑鼠中鍵(滾輪),廢柴格主溫馨(?)提醒您XDD
「情感不發洩對於心身有壞影響,而真正藝術家心中都有不得不說的苦楚,吐之則壞影響不復為祟,便是文藝之於人的情感『淨化』效驗。中外皆然。」

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,遇見了知音。

第十章

 

  「歌澄,都收拾好了嗎?」

  明明是聽慣了的招呼聲,我卻忍不住回過頭。

  離我身後約一步之遙的地方,衛微紅著臉頰,滿臉笑意地看向我。在背後交疊的雙手提著書包和便當袋,說明她已經做好了離校的準備。

  「今天動作真快呢。大坪君呢?你們不一起走嗎?」

  「嗯。小杉老師突然找他過去,不知道有什麼事……好像會拖很久的樣子。」

  「這樣啊。」

  我隨口應了聲,同時往窗外瞄了一眼。聽說明天起天氣會轉壞一陣子,但從現在清透的天色實在是看不出來。

  「一起回家吧?好久沒約妳一起走了。有沒有想去逛逛的地方?」

  ……是啊。仔細想起來,上次和衛一起回家,已經是剛升上三年級時的事了。雖然她漸漸減少了社團活動的天數,但因為有大坪在,加上暑假前的那次事件,我們像一年級時那樣一起回家的機會反而減少許多。

  說不定,也就是因為如此──和她直接接觸的時間變短了,我才沒能在事件發生之前先察覺她的異狀。

  「我都沒意見。如果妳有想去的地方,那我可以陪妳。」

  我邊說邊站起來,將書包從座位旁的掛鉤取下。即使視線沒有對上,還是能感覺到衛一直注視著我所有的動作。

  「……嗯!那,再一下天就黑了,我們盡量走快點吧!」

  她用力點了個頭,笑得比剛才更加燦爛,牽起我空著的那隻手。

  「……衛?」

  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,讓我有些嚇到。

  我們一起回家的次數多得數不清,但記憶中,她主動牽著我的手走,這還是第一次。和周遭尚稱溫暖的空氣相比,她的手竟顯得濕潤而冰涼。

  衛像是被什麼追趕般,拉著我快速走出教室。來到走廊上時,她原本要跟著其他離校的同學一起轉向左手邊,卻在轉身的那一瞬間猛然停住腳步。

  「……」

  「嗯?怎麼……」

  見她表情僵硬,我也沿著她的目光看去,馬上就明白了她停下來的理由。

  預定前進的方向是二班教室外的走廊。在三三兩兩的人群裡,雨宮也站在其中,似乎察覺到身後的動靜而回過頭來。平時他都是倒數幾個離開的,會這麼早出教室倒是讓人頗為意外。

  「……往這邊走吧。從後門出去比較順路。」

  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,衛已經扯著我的手轉過身去,把我拖往反方向。

  「呃,等等……」

  我開口叫住衛,她卻像是沒聽見我的聲音般,只管埋頭向前走。就連抓著我的那隻手也隱約加重了力道,捏得我有點痛。

  沒辦法,混亂中我只能快速回過頭,用眼神向雨宮示意。他的表情倒是沒什麼變化,僅是一派平靜地望著我們離去的方向。

 

  將學校拋在身後,穿梭在來往的人流中,衛的速度始終沒有減緩的跡象。雖然我的手已經被她握到發麻,但看著她此刻的背影,我卻沒辦法開口叫住她。

  或許,她早就察覺到了吧。

  一年半的時光並不短暫。以她的纖細心思,不可能從沒懷疑過我的說詞和行動。偶然在屋頂上碰面閒談也好,像去年那樣刻意為了調查那些事而奔走也罷,她說不定已經發現了,我和雨宮之間的交集從未消失過,只是裝作若無其事而已。

  先是曖昧地敷衍和她的約定,其後還無視她的希望,以為表面上的平穩不會有所變化。

  只能跟在她後頭跑的我,第一次對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感到心虛。

  似乎是終於跑累了,在即將抵達車站前的最後一處路口時,衛漸漸地放慢了腳步,最後在路邊停了下來。我的手依然被她牽著,透過相疊的掌心,彷彿可以感受到她肩膀的起伏和激烈的心跳。偶有路過的其他學生向我們飄來好奇的目光,我們卻除了氣喘噓噓外,無法有任何動作。

  「……我、」

  「對不起呢。歌澄。」

  我才想著必須要對她說點什麼,衛卻搶先一步說出我心裡的下一句話。她鬆開了緊扣的指尖,轉身面對我。接著,她抬起頭來,露出有點悲傷的微笑。

  「突然就做出這種反應……妳應該嚇著了吧?」

  「……不……怎麼說呢……」

  「沒關係的。如果是我,也會覺得轉身就逃很莫名其妙吧。明明什麼事都沒發生卻……是我太奇怪了。」

  「別這麼說……我也一樣,一直都──」沒有顧慮到妳的心情。

  「嗯?」

  「……沒事,沒什麼。」

  在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,說出這種和自白沒兩樣的話真的好嗎?就這麼一遲疑,本來到了嘴邊的話便又吞了回去。取而代之的,是隱約察知自己在逃避罪惡感的自我嫌惡。

  「……別說這些了,久違的一起回家,不要談這些事好嗎?」

  結果反而是衛先改變了話題。像是要甩掉剛才的沉重氣氛般,她走回我身旁和我併肩而立,帶著柔和的眼神偏過頭望向我。「妳說我想去哪都可以陪我對吧?那就去吃點東西吧?車站附近的店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畢竟討論那些對她來說也不愉快,所以我也不再繼續拘泥剛才的事。即使心裡的疙瘩還在,如果說破了會傷害到她,選擇忽略才是正確的吧?這麼告訴自己後,我便再度和她一起前行,不去理會腳下猶如踩不到地的虛浮感。

 

  就座,送水,點餐,等待。店內空調吹出來的風,邊緣從頭頂輕輕拂過,帶著些許陳舊的氣味。周圍的桌子恰巧都是空席,使包裹我們兩人的靜默變得更加凝重。

  「……那個,準備得怎麼樣了?」

  才一脫口我就後悔了。和話語的內容無關,是因為聲調中透露出明顯的試探意味,或許還夾雜著一部分畏怯。儘管我的確還沒完全從稍早的情境中轉換過來,但也不能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啊!曾幾何時,我以謊言隱藏自己的技術竟退化到如此不堪的程度?

  「嗯?妳指什麼?」

  不過,衛只是抬起原本埋在交疊手背裡的臉,有些困惑地偏著頭,似乎完全沒意識到我方才的失態,反倒讓我有些意外。

  「就是……考試啊,考試。妳不是以S大文科為目標嗎?」

  先撇開這點不談,總之,這是個改善氣氛的好機會,得趕緊把話接下去才行。

  「咦,妳知道啊……嗯,還算順利吧?照我的計畫來看,要趕上正式考試應該沒問題。如果明年春天還可以看到這裡的櫻花盛開就太好了……話說回來,我都沒問過妳的打算呢。已經決定好目標大學了嗎?既然分到同一班,那妳應該也是想升學沒錯吧?」

  「呃,嗯……畢業後,我想退掉現在住的房子,搬去福岡的爸媽那裡。可以的話,希望能考上當地的公立大學……我一個人住在這裡的日子,已經花掉他們不少錢了。」

  「咦……!?」

  桌面微微震動了一下。衛睜大了眼睛,剛才柔和的表情在轉瞬間消失無蹤,臉上除了愕然之外什麼都不剩。就連剛好在下一秒送上的餐點,也沒能吸引她的視線,只是直愣愣望著我。

  「怎麼了?」

  等服務生離開,我才放輕聲音問道。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?

  「……原來……妳要離開東京啊……我一直、都不知道……」

  「抱歉……升上三年級後,我就想要找個機會告訴妳的,可是發生了那些事,所以……對不起。」

  「……算了……說得也是呢……畢竟分開了這麼久,即使是妳也會想家的吧。一個人住的自由,果然還是沒有和家人一起來得好呢……不用在意我,我沒事的。」

  雖然衛如此說道,但她的語氣和神態完全不像這麼回事。她摘下眼鏡,反覆揉著自己的雙眼,動作之刻意,彷彿是想藉由假裝揉眼睛來擦去淚水。一會兒後她才重新戴好眼鏡,深呼吸一回後再度面對我。

  「我想,我大概知道妳現在在想什麼。」

  我繼續沉默不語,等著她接下來要說的話。儘管隱約還聽得出哽咽,她還是沒有移開直視我眼睛的目光。

  「妳什麼都不用說,也不需要感到愧疚。就如同我剛才所說的……妳並沒做錯什麼。所以,不要跟我道歉。難得能有和妳單獨相處的機會,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壓抑著無法言喻的違和感,我只能點頭。不知為何,眼前的衛竟給我一種極端脆弱的感覺,好像輕輕一碰就會崩毀。

  「……不過,光是我單方面這麼說,妳應該不會接受吧?」

  高亢的音調,勉力做出的笑容。看著這樣的她,心裡的某個部分好像也在無法控制地顫抖。

  「那麼,就算是對我的補償……我可以要求妳……直到考試來臨為止,陪我一起唸書嗎……?」

  如果剛才她所說的話全都是滔滔江水,這最後一句便無異是葉尖的露珠。渺小而纖細,散發著隨時都會消失的光芒。

  一年級時,我沒辦法放著她不管。現在,也是一樣。

  「我知道了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承茵。炘羽
  • 最後那讓我心裡抖了下...
  • 她機關算盡就是沒算到這一著啊XDD
    這才是開始而已,之後我會讓她全力全壞的 (奸笑

    yuukaze 於 2012/10/28 13:3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