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

 

  回想起來,我已經很久沒有做過這種事了。像是地縛靈一樣杵在同一個地方,目不轉睛地掃瞄著每個經過眼前的人的長相,偶爾還踮腳、轉頭,向人群走出來的方向張望。這種擺明是在找人的動作似乎吸引了幾道目光,甚至有人在走遠後還回過頭來。外校的學生站在這裡就這麼稀奇嗎?

  我明白,即使我一放學便盡量快點趕過來,也不能保證我要找的人還沒有離開。而且,我身上與眾不同的制服讓我變得特別顯眼,要是被那幾個和我有過節的人認出來,事情又會變複雜了。但在她已經辭掉打工的現在,我沒有任何能直接聯絡她的方式,除了跑來這裡堵人之外別無他法。我只能一邊祈求她趕快出現,一邊感慨平素的交際清淡竟帶來這種意料之外的不便。

  可以的話,希望不要再多延一天。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。

  或許是越來越急切的心情得到了回應,終於,在又一組愉快聊天的女孩身後數步之處,深藍色的高馬尾躍進了我的視野中。

  「──七葉!」

  我不禁放聲叫道。無視其他對我的聲音有所反應的學生,我加快腳步來到她面前。

  「咦?歌澄?」

  圍著圍巾的七葉拿下塞在耳裡的耳機。「怎麼了?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

  「抱歉……或許很突然,不過,我是來找妳的。」

  「找我?特地在這裡等我?」七葉臉上顯出露骨的訝異。「真稀奇。上次妳主動找我好像是……上學期的事吧?這樣說或許有點失禮,妳又遇上什麼麻煩了嗎?」

  ……唉啊,一針見血。

  一想起讓我在學校頭痛了一整天的新突發狀況,出口的語氣也跟著變得嚴肅起來。

  「之前一直沒跟妳提過……關於衛的事,可以和妳談一下嗎?」

  「黑崎同學……嗎?」

  不算意外地,一聽到這個名字,七葉的表情立刻黯淡下來。

  「不方便嗎?」

  「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是嗎。這一天總算來了啊。」

  連忙否認的她輕嘆了一口氣後,帶著無以名狀的坦然平靜再度抬起頭來。

  「可能要多花一點時間,我們找個地方坐著聊吧?」

 

 

  看著眼前咖啡杯中冒出的熱氣,我壓低了音量開門見山地說。

  「衛她……失蹤了。和我們班上的另一個同學……也是她的男友一起下落不明。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七葉攪拌著紅茶的手指停格了一瞬,但也僅此而已,並沒有太大的反應。

  昨天從醫院一回到家,我馬上試著打了幾次電話給衛,卻沒有人接,手機也處於關機狀態;等了一、兩個小時後再打,結果還是一樣。是還沒回到家?還是已經睡著了?我在她的手機裡留了言,或許夜再深一點她就會回電吧──如此期待的我坐在電話機前,意識朦朧地過了一晚,仍然什麼也沒等到。

  抱著令人想吐的不安到了學校,等待我的卻是更脫離常軌的事實。不僅衛還是缺席,連大坪都跟著無故失蹤了。他昨晚徹夜未歸,家人也一直聯絡不上他。連同也變得音訊全無的衛在內,報警恐怕是必然的結果了。黑崎家外出旅行的伯父伯母,現在應該也得到消息趕回來了吧。

  「我本來是想不要驚動太多人,私下解決這件事的……沒想到才一晚就發展成超出我控制能力的情況。」

  將這幾個月以來的前因後果去除敏感部分和盤托出後,我總算有空閒拿起咖啡杯。稍早的熱氣已經隨著溫度的流失而消散,原本的果香也弱化了許多。

  「兩個人同時失去聯絡……嗎?」

  習慣動作般用湯匙不斷攪拌著放了兩顆糖的紅茶,七葉單手撐著臉頰,微瞇的雙眼裡凝結著陰鬱的情感。

  和七葉相比,低下頭望著杯中倒影的我樣子也好不到哪去。

  「關於這件事,我想聽聽妳的想法。畢竟妳認識衛的時間比我早,可能會知道我所不知道的她。」

  「……外力介入的可能性應該不大。考慮到黑崎同學留給妳的那句話,好像她早就清楚自己會行蹤不明一樣;再加上她的男友是在去找她後才跟著失蹤的,這次事件是由黑崎同學自導自演的可能性很高。她的男友如果沒有事先和她共謀的跡象,那就只會是被她以某種方式限制自由了──我沒猜錯的話,妳想聽到的推論就是這個吧?歌澄?」

  看著她似有若無的笑意,我只能同樣淺淺一笑坦承不諱。

  「可以的話,我還是希望妳能做出和我的定見不同的回答啊。相似度這麼高,真讓我有點胃痛呢。」

  「……狀況我大概了解了。那麼,妳希望我做什麼?雖然我不知道妳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訊息,但是,如同我以前說過的,黑崎同學只是我中學時認識的人而已,別說是朋友了,連熟人都稱不上,我並不覺得自己會有多了解她,或許會讓妳失望也說不定。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而且妳也說了,這件事已經不可能暗中了結,兩個人同時失蹤算是件大事,何不就讓老師和警察去處理就好?只要先把人找出來,之後的工作也就簡單多了吧?」

  「……妳說得沒錯。如果是以前的我,可能也會這麼想吧。」

  攪動杯中飲料的聲音停了下來。

  一些本來打算讓它們再次塵封的記憶,因為七葉的話而起了波瀾。

  我放下手中杯子面對七葉,她回望著我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。或許,現在的我在她眼中也是如此吧。

  「這些話,從升上高中後到現在,我只告訴過一個人,是連衛都不知道的事。其實,我本來可能不會像這樣坐在這裡和妳說話的。中學時期的我,曾因為某些原因犯下就算去坐牢也不奇怪的錯。雖然在各方的利益衡量下得以全身而退,但我所做的事已經烙印在許多人眼裡,直到畢業為止,我都過著被周遭的人另眼相看的日子。

  「當時的我即使萬念俱灰,仍然可以感受到那種混合了恐懼、鄙視和惡意的氣氛。我可以毫不在意,是因為我的個性使然;並且我的紀錄經過官方的適當美化,不至於對往後造成太大影響。但是,衛和我不一樣。她活潑、健談、喜歡照顧別人,在學校的形象一直保持得很完美。如果在這種決定將來的重要時期被玷污,對她而言太過殘酷了。特別是,這次事件的起因很可能和我有關,我更不能把她的命運輕易交給別人決定。就算只有一點點,在找出我還能做的事以前,我不想放棄。」

  ……好可怕。剛才說出那一大堆話的真的是我嗎?

  頭一回在這種必須維持表面自我的場合說出這段過往,即使只有提及概要,還是讓我不太自在。但是,直到最後一個字都出乎預料的順暢,心情也一如開始時平穩。為什麼呢?我從七葉身上明明感受不到和雨宮類似的氣息啊。

  「……黑崎她真的是選對人了呢。雖然本質上並不相同,不過和小杏比起來,妳或許更適合留在她身邊。」

  ──不是我的錯覺。七葉的語調變得更加低沉,還去掉了「同學」的敬稱。

  她睜開眼睛,深海藍的雙眸定定凝視著我。

  「那麼,接下來換我了。先前每當妳提到黑崎的話題時我都忍不住迴避,相信妳已經注意到了吧?否則也不會特地跑來追問我了。妳的料想是對的。雖然我的確不是她的朋友,但我是小杏的朋友。當時的小杏對黑崎而言,地位就和現在的妳差不多,所以我也不得不經常和黑崎打交道。順便一提,妳的背影從某個角度看,和當時的小杏長得很像。這大概也是黑崎被妳吸引的其中一個原因吧?」

  「啊……」

 

  (妳還好吧?還是過來這裡坐下吧。)

 

  搖曳的紅色長辮。對我伸出的小手。眼鏡後那對擔心的眼神。

  第一次相遇時的記憶,即便到了現在還是那麼清晰。

  「老實說,如果妳沒有說出那些關於妳過往的話,我本來不想再提起這段故事的,因為這樣我就得把自己做過的那些事全招出來。或許嚴重程度上比不過妳,但我也犯過讓我無法忘記的錯,這個錯還成為了讓黑崎崩潰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  「就像妳沒有告訴黑崎妳的過去,黑崎似乎也沒把真正的自己呈現在妳面前。她的開朗和人緣並不是她的東西,從妳的形容來看,要是我沒猜錯,那些全是『複製』自小杏的贗品。

  「在開始說之前,先讓我確認一下,妳對黑崎……不,

 

  妳對『福島 衛』這個人,究竟了解多少?」

創作者介紹

帶著茶香的清風,翻過又一頁幻想

yuuka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